<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1. 返回: 兵者

                                第225章 南海守礁人

                                    国内,某部。

                                    “你再说一遍?”胡清山死?#34013;?#30528;右手连长江一波。

                                    “首长,您的儿子胡海浪私自离开部队,于18小时前由马鬃山出境。”江一波毫无畏惧的与胡清山对视:“尽管您的职务很高,但必须配合我们右手连做调查。”

                                    “胡说!”胡清山拍着桌子怒道:“我儿子从小唯一的梦想就是精忠报国,所以他才进入右手连。他母亲想方设法都没法改变他?#21335;?#27861;,你现在告诉我说他私自出境?是不是接下来要跟我说我的儿子叛逃?”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让胡清山怎么都想不明白,他太清楚自己的儿子了,此生只爱军装,发誓要在部队建功立勋。

                                    作为首长,他本应该是冷静的,但这件事的确没法让他冷静下来。

                                    “首长,我没有说叛逃,我也不相信海浪叛逃,他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兵,我对他的?#31169;?#21487;能比您还要深。”江一波低声说道:?#26263;?#20182;离开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我们调查到一些情况,可能会对海浪非常不利。”

                                    胡清山是首长,但右手连是另外独立的单位,胡海浪这边出了事,胡清?#30977;?#26412;不知道。

                                    从军衔职务上来说,胡清山是首长,可在出现这个问题以后,他也得无条件配合右手连的调查工作。

                                    等到调查完之后,右手连会遵循?#27597;?#37096;队的兵出了事,?#27597;?#37096;队来负责的传统。

                                    “什么情况?”胡清山问道。

                                    “右手连担负的职责您应该清楚,其中之一就是对特种部队实施救援。在g国,我们的人在接到情况之后远程放出了东方红iii无人侦察机,向胡海浪跟葛震同?#23601;?#25918;必要物资,并且对脱水的胡海浪同志实施无人侦察机伤?#31508;?#36865;。”

                                    “然后呢?”

                                    “东方红iii无人侦察机完成对胡海浪同志的救援之后,返回要接葛震同志的时候遭到精确打击坠落,所以才导致葛震同志在g国森林里?#20013;?#36827;行?#30977;?#26376;二十一天的单兵作战。”

                                    “说重点!”

                                    胡清山重重坐下,眉?#26041;?#30385;,掏出一根香烟咬上之后又狠狠甩掉。

                                    “在无人机前往的过程中出现大概两?#31181;?#30340;信号盲区,我们在胡海浪出境之后进行分析,采集到无人机坠落破片,确定遭到劫持。而胡海浪的撤离时间比预期多出9个小时,这9个小时他去了哪里?在进行述职的时候,他并没有进行详细交代。”

                                    听到这番话,胡清山的眉头皱的更紧,虽然他很不愿意相信,但右手连的调查结果肯定没有问题。

                                    9个小时的时间,胡海浪并没有详细汇报,也就是说这9个小?#31508;?#26080;法掌握的空白区。

                                    无人机遭到劫持,劫持无人机的是谁?胡海浪是否跟劫持无人机的人度过9个小时?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如果他没有跑掉,恐怕谁也不会查询。

                                    可问题是胡海浪跑了,开始查,开始追溯,把里面?#21335;?#33410;搞的一清二楚。

                                    “王子犯罪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我儿?#21491;?#19981;是王子。”胡清山闭上眼睛说道:“我配合你们的调查,但有一点,现在还不是定性的时候。”

                                    经历过很多很多的胡清山明白这当中的严峻性,他说还不是定性的时候只是不定性胡海浪是否叛国,但他儿子的行为已经足够扔进军?#24405;?#29425;蹲上一辈子。

                                    因为胡海浪不是一般的军人,他是右手连的人,他所知道的机密太多太多。

                                    “?#34892;?#39318;长,我们……也很难过。”江一波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用充满无奈的口吻说道:“海浪是个好兵,他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兵,他……”

                                    这一点没错,胡海浪就是江一波亲手带出来的兵,让他成为最好的狙击手,然后看着对方暂时忘记狙击手身份,再进行全方位苦训。

                                    胡海浪是要做一个全能的兵,他有远大的理想。

                                    “江连长,你有什么?#36739;?#21527;?”胡清山问道。

                                    “苏国士。”胡清山重重点一下头。

                                    这个推?#29616;?#33021;向苏国士那边推,因为他出去执行的任务就是侦查或营?#20154;?#22269;士。

                                    现在苏国士的问题还没有搞清楚,胡海浪就出现逃离,那么整个推?#29616;?#33021;朝苏国士那里?#30001;臁?br />
                                    “好,我知道了。给我十?#31181;櫻?#25105;把工作交代一下。”

                                    “?#34892;?#39318;长!”

                                    胡海浪逃出国门,为什么逃出?哪怕葛震知道这个消息,也不敢妄言非议。

                                    此时的葛震毫不知情,他在守礁,守着一座?#24405;?#21040;养的那条狗都变疯了的无人岛礁。

                                    ……

                                    五百来平米的一个岛礁……不?#38750;?#30340;来说就是一块礁石,连岛屿都算不上。

                                    岛礁上有一幢小房子,小房子前面是一面竹竿立在那里的五星红旗,房子后面则是一个小灯塔。

                                    葛震就在这里守礁,他从早到晚的活动空间就这五百来平方米,如果遇到暴风雨涨潮的话,空间就只剩下中间的两百来平米的高处。

                                    这就是南海区域上的岛礁,不知道有多少,就像是一颗颗珍珠似的散落在祖国南海海域——这是优美的说法。

                                    对于太多太多的人来说,这可不是什么珍珠,压根就是茫茫大海上的流放之地。

                                    ?#27604;唬?#23545;于所有的守岛士兵而言,每一个岛屿,哪怕巴掌大小的一个地方,都是祖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

                                    永暑礁、华阳礁、美济礁、渚碧礁……不知道有多少战士常年驻守在这儿,忍受孤独,忍受海风无休无止的摧残,他们书写了南海上的传说,国家南大门的传奇。

                                    南隍城岛上唯一的边防?#28186;?#35768;显朝,一个人守护一个?#28023;?#19968;守就是1年,由于常年很少回家,四岁的小女儿连他长什么模样都说不清楚。

                                    这只是守岛官兵中的其中一员,他们的故事根本讲不完。

                                    “大海……大海……是我生长的地方……”岛礁上,葛震对着大海在唱歌,他似乎觉得唱的不太对,赶紧换了个调:“军港的夜呀,静?#37027;摹?#28023;浪把军舰轻轻地摇……”

                                    刚唱两句,他又是挠头又是跺脚,?#25104;下?#20986;苦笑与无奈。

                                    因为这首歌也不对景,这儿可不是军港,这里就tm是个没有进行填造的礁,不是?#28023;?#23427;不是?#28023;?br />
                                    ……


                                本站域名变为  www.psrq.icu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20174;?#20197;处理。











                                北京十一选五机选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esport007电竞比分管 沃尔夫斯堡的 水果派对1.3.3版本客户端下载 穿越火线刷枪软件 皇室战争卡组 欧冠曼联vs皇家社会 柔佛dt球员 时时彩计划团队 大逃杀官网 萨索洛v切沃结果 古墓奇兵系列电影 4399龙珠激斗2.3 吉达阿赫利阿尔萨德 北京赛车pk结果 万人炸金花2016版下载 时时彩走势图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