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1. 返回: 兵者

                                第102章 麻烦来了

                                    还干个屁呀!

                                    葛震?#40644;?#32929;坐在苏国士对面,翘起二郎腿点上一根香烟,美美的抽了一大口。

                                    这年头干的好不如娶的好,哥们?#28784;?#25226;苏暮雪给娶了,半个亿到手,干啥不行?

                                    当兵?当你妹呀!

                                    “叔,其实我跟暮雪是欢喜冤家,哎……只有欢喜冤家才是天生一对。”葛震咂了一口香烟笑道:“虽?#28784;?#24320;?#21152;?#28857;扯淡,有点摩擦,?#19978;?#22312;谁不知道我跟暮雪是两口子?谁不知道我俩儿子都生了?俗话说的好,流言蜚语?#33151;?#34382;,现在就是跟别人解释都不会相信了对吧?”

                                    苏国士点点头,满脸笑容。

                                    “没错,就是这样。我跟你爸结拜的时候就已经指腹为婚,虽然暮雪大你两岁,但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你们其?#24213;?#21512;适,这?#25105;?#32536;是上天注定的,呵呵。”

                                    “对,没错!”

                                    葛震用力点头,这会他满脑子都是娶苏暮雪,至于苏暮雪有多阴险……阴险咋了?再阴险能比过个亿吗?

                                    “你知道国家现在面临的局势吗?”苏国士问道。

                                    “嗯,很严峻!”葛震点头,一脸严肃道:“现在正是中华民族最危急的时刻,只有握紧拳头众志成城,才能渡过难关。”

                                    声音很低沉,充满了团结的力量,可事实上这个货懂个屁呀!什么国家?#38382;疲?#20160;么面临的局面……重要吗?我又不是国家领导人,操心那些问题干嘛?天天晚上7点看新闻联播已经算是关心了。

                                    “楼?#20449;?#27819;、互联网泡沫、实体萎缩、市场遭遇?#25351;睢?#30495;的到了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苏国士点点头继续说道:“现代战争早就不是厮杀战场,而是经济之间的较量。我们国家的经济体量很大,泡沫太?#29616;兀?#22914;果不是因为有众多人口形成内需的话,怕是经济早就大萧条,到了那个时候举国上下?#40644;?#21696;嚎。”

                                    “对对对,没错,没错!”葛震用力点头:“叔,您真不愧是国士无双,说到点子上了。”

                                    说话间,他打开?#40644;?#30719;泉水倒进被子里,然后取出四片试纸,挨个浸水放在桌上,等待试纸的变化。

                                    “这次出来开会,我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拖延,能把出现的经济大萧条拖延到什么时候,就拖延到什么时候。我们国家的体?#21051;?#22823;,倘若突然所有的泡沫破开,将会发生难以想象并且难以控制的局面。”

                                    葛震用力点头,眼睛盯着发生颜色变化的试纸,这才倒了一杯水递给苏国士。

                                    “这次的会议很艰难,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个人协助我。”苏国士掏出一张纸推到葛震面前:“这是他的地址,你现在就出去把他带回来。”

                                    “现在就出去?”葛震问道。

                                    “对,现在就出去找到他,我怕晚了就难找到他了。”苏国士皱着眉头,一脸担忧道:“这关系到我们的国运,懂吗?”

                                    “懂!”葛震用力点头。

                                    “好,现在去吧。”苏国士说道。

                                    “不去!”葛震拒绝。

                                    “嗯?为什么?”苏国士皱起眉头。

                                    “叔,我不能去。”葛震睁大眼睛说道:“老陶在外围,我走了以后怎么保护你?”

                                    “我的生死事小,国?#23435;?#22823;。”苏国士语重心长道:“现在这里是安全的,你用最快的速度把他带来。”

                                    “可国运关我啥事?”葛震摇头:“我的任务就是保护您,主次我分的清清楚楚。”

                                    “怎能?#36824;?#20320;的事?在国运面前,你是可以牺牲的,我也是可以牺牲的。这次的会议等同于谈判,如果谈不好,我们就会陷入?#27426;?#22312;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开启了贸易战,我们会损失惨重。”

                                    葛震沉默不语,他没想到苏国士会提出这个要求,很明显,这个需要找的人对他确实很重要。

                                    “那是我一直养的间谍,他知道的东西会成为我的底牌。”苏国士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全,但这张底牌不能丢。有这张底牌,我们就能占据主动,没有这张底牌,我们就会非常?#27426;!?br />
                                    “为什么非要到了这里找他?”葛震凝视苏国士的双眼。

                                    “这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一切通?#28193;?#22791;都不行,我?#30473;?#21040;本人。”

                                    “让我考虑考虑……”葛震皱起眉头,想要寻找一个两全之策。

                                    可这谈何容易?这边一旦出事,那他们的任务也?#36864;?#22833;败,国?#25628;?#22269;运!

                                    ……

                                    夜色微黑,守在外围的陶永刚眯起眼睛,悄无声息的把身体隐藏在?#25112;?#22788;。

                                    一个年轻人鬼鬼祟祟的上了顶楼,四下看看之后?#28895;?#19978;来的包放在地上,从里面掏出三脚架跟望远?#24213;?#35013;好。

                                    他的动作非常敏捷,看样子应该经常做这种事。

                                    架好望远镜之后,年轻人就开始把望远镜朝向酒店,并且按下内置在里面的摄像装备。

                                    陶永刚无声无息的走出来,拔出装上消声器的手?#25296;?#22312;对方身后,举起顶着对方的脑袋。

                                    年轻人的身体狠狠颤抖一下,瞳孔狠狠?#36134;酰?#30636;间举起双手。

                                    “别乱来……千万别乱来……”

                                    颤抖的声音传到陶永刚的耳朵里,似乎真的被吓坏了。

                                    “你在干什么?”陶永刚发出幽幽的声音,冰冷的就像极地的万年寒冰。

                                    “我、我、我……我在偷拍……”年轻人双腿发颤,吞了一口唾沫说道:“偷拍……偷拍酒店的女人……”

                                    陶永刚伸出左手取下连接的数码存储设备,翻开浏览,发现里面全都是酒店房间里的女人,甚至还有?#20449;?#22312;做那些事的视频。

                                    “啪啪啪……”

                                    他快速翻阅,一口气翻阅到最后一张,盯着上面显示的日期。

                                    “你住在这里?”陶永刚问道。

                                    “对对对……我从小就住在这里……”

                                    “哦……”

                                    陶永刚左手拿出一块布盖在对方后脑,右手扣动扳机。

                                    “噗!”

                                    ?#32929;?#21709;起,一?#19978;?#34880;迸溅而出,年轻人重重趴倒在地。

                                    ?#30333;?#26089;的照片一个月前。”陶永刚眯着眼睛说道:“普通人被枪顶着后脑第一时间的?#20174;?#26159;转头……你怎么能知道这是枪?”

                                    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好尸体,陶永刚向葛震发出声音:蓝衫,麻烦来了!

                                    ……

                                    (本章完)

                                本站域名变为  www.psrq.icu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22336;?#29256;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20174;?#20197;处理。











                                北京十一选五机选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狼队球衣广告 疯狂之七APP下载 守望先锋邪恶全彩漫 拜仁慕尼黑球衣 11至12赛季骑士vs猛龙 法兰克福汽车用品展 摔角传奇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博洛尼亚VS拉齐奥预测 部落冲突7本布局图 幸运龙宝贝秘籍 篮网vs雷霆 蒙彼利埃高商交换生 凯尔特人 锁子甲试玩 拜仁慕尼黑吉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