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1. 返回: 兵者

                                第95章 要做纯粹的人

                                    不玩了,搞死不玩了,因为玩不过这头牲口呀。

                                    打不过就得认怂,认怂也不能认的那么明显,认怂也得需要点方式方法,这样看起来认怂了,但也不是非常怂。

                                    装死,装晕,这才是不非常怂的认怂。

                                    就在这个时候,葛震掏出一根香烟递过来,面带和善的微笑。

                                    “抽新的,烟不拒人,是个面,呵呵。”

                                    段洪刚抖了两下,也不翻白眼了,赶紧用双手接过,画风变得奇怪。

                                    因为这是个面呀,他要是继续装死,肯定还得挨。

                                    “为啥说老陶是垃圾?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葛震问道。

                                    “他?”段洪刚叼着香烟一骨碌翻起来坐在地上:“本来老陶要成为神域的,可最后一次任务失败了。”

                                    “我知道。”葛震给他点上香烟。

                                    “你知道他最后一次任务的保护目标是谁不?是他爸,他?#35013;鄭 ?#27573;洪刚努力瞪大眼睛说道:“他连自己老子都保护不了,而且是二十年里0唯一出现的一次失败,还不垃圾呀?”

                                    葛震愣住了,点烟的手也静止下来,眼睛里露出难以置信与不可思议。

                                    陶永刚最后一次任务是保护他的父亲?任务失败?#40644;?#38080;穿甲弹打死的是他爸?!

                                    突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陶永刚总是带着一股神秘感,那是内疚、是悲伤,是怎么都抹不掉的记忆,却又得笑着活的综合。

                                    原来他是藏着如此故事,背负如此之重。

                                    段洪刚瞅着葛震,看到他在发呆,眼睛一转,爬起来拔腿跑出宿舍。

                                    看到他跑出去,葛震也没有管他,而是点上一根香烟深深的抽了一大口,起身向外走去。

                                    他要找陶永刚,因为这是他兄弟。

                                    刚刚走出宿舍楼,葛震就看到段洪刚带着几十个人气势汹汹的跑过来。

                                    “哗啦”一声,几十个人把他围在中间。

                                    这些人最低的都挂着一枚金盾,高的?#21152;?#25346;上六枚的,全都是段洪刚找来的帮手。

                                    “葛震,你够嚣张呀,在这里敢把我打成这样?”段洪刚指着自己的脸吼道:“我从小到大还没有被打这么狠过,今个你算是?#34013;?#20102;。打,给我打,打完之后扔出0!”

                                    服?没有,段洪刚压根就没有服,他只是不吃眼前亏罢了,这会带着人来了,来好好的跟葛震算账。

                                    “你们还是人吗?”葛震冷冷的瞥了这些人一眼,目光与每个人的眼睛接触:“陶永刚是垃圾?他的最后一次任务失败,导致他的父亲死了……这在你们的眼里叫垃圾?”

                                    “不是垃圾是什么?!”一名警卫质问。

                                    “草!”葛震凶光?#19979;叮?#25351;着对方的?#20146;?#21564;道:“你t不是垃圾啊……我把你老子干掉,然后所有人都?#30340;?#26159;垃圾,都嘲讽你这个垃圾连保护自己老子的能力都没有,你是什么感受?”

                                    “这里不需要失败者!?#26412;?#21355;大声叫道:“0只允许成功,不允许失败,失败者就是垃圾。一次失败带来的是重大损失,不是一条人命那么简单。所有的失败者?#21152;?#35813;以死谢罪,陶永刚现在还活着,只能证明他是个苟且偷生之辈。”

                                    “我去你大爷的!”葛震怒骂:“老子呆过那么多部队,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们这么冷血无情的。你们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人家的父亲都死了,你们还在这里以成败论处?人性呢?我就问你们的人性呢?!?#31508;?#20919;血,保镖无情,在你们这里算是体现的淋淋尽致,我服,我葛震的确服!”

                                    他都快气疯了,才知道0这里的人竟?#28784;?#28857;人性都没有,才懂得对待?#25509;?#30340;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成功者受人仰望,失败者遭人唾弃。

                                    老陶可是死了父亲呀,不仅没有受到安慰,反而被说的如此不堪!

                                    二中队,兄弟情深?#28784;?#25490;二班,相依取暖……哪怕是他葛震闹过的机动师,一个个也?#21152;?#34880;有肉有情有义。

                                    可这个0……简直就是一群冷血动物,不,动物都不会这样,他们把作为人最起码的血肉都给磨灭。

                                    “我们眼里只有保护目标,没有父?#24863;?#24351;姐妹。”另一个警卫大声说道:“我们是最纯粹的警卫,最好的保镖!”

                                    “哈哈哈哈哈……”

                                    葛震突然大笑,笑的前俯后仰,笑的眼泪花子都出来,笑的悲哀与可怜。

                                    他承认,这里的确能培养出最好的警卫,可有意义吗?一个个铁石心肠,连感情都失去了,这一辈子也只能做个行尸走肉。

                                    0啊0,原来就是这个样子。

                                    “你、你笑什么?怪瘆人的。”段洪刚盯着熊猫眼瞪着葛震:“别听他废话,给我打!打出了事我来负责,打,往死的打!”

                                    话音落地,一群人立刻向葛震涌来。

                                    ?#30333;?#25163;!——”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段洪刚吓得一哆嗦,他带来的那些人也都像是老鼠看到猫一样,赶紧停下来缩着脑袋。

                                    来人是段克峰,0的负责人,也是段洪刚的父亲。

                                    这是一个脸上从来不会露出表情色彩的军人,仿佛没有表情神经细胞一样。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跟他一块的是西装革履的苏国士。

                                    “想干什么?”段克峰盯着自己的儿子。

                                    “我……我被他打成这样了。”段洪刚指着自己的?#24120;?#40723;起勇气大声道:“挨打了当然要打回去,走哪都是这个理。首长,葛震根本不拿咱们0当回事,也根本不拿条令条例当回事,他就是个……”

                                    “滚!”段克峰吐出一个字。

                                    段洪刚转头就跑,他鼓起勇气说这么多,要的就是这个滚字,因为他还是比较了解自家老子的。

                                    “你是0的老大?”葛震盯着段克峰,毫不?#24605;?#20182;肩膀上的军衔,用充满鄙夷的口吻说道:“一群没有任何感情的怪物,真好!我,滚蛋,这样的部队不是我?#20040;?#30340;地方。不过在滚?#29240;?#21069;我得说一句——垃圾!0从上到下就是一群垃圾!!!”

                                    直接开骂,他压根不管对方会有什么?#20174;Γ?#20063;不管人家的职务高低,因为看不惯,真的看不惯。

                                    他葛震是个有血有肉,不管走到哪里都充满感情的人,没法在这种地方呆,一?#31181;?#37117;呆不了。

                                    试想一下,一个活生生的人连最基本的情感都已丢失,那他活在世上的几十年还有什么意义?

                                    当兵,先做人,做人,就要做纯粹的人。

                                    ……

                                    (本章完)

                                本站域名变为  www.psrq.icu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32431;矗?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20174;?#20197;处理。











                                北京十一选五机选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炉石传说冒险巫妖王怎么打 108好汉APP下载 巴黎圣日耳曼新队服 皇室战争职业联赛 阿拉维斯球衣 塔什干棉农vs巴格达空军 彩神II大发快3计划群 有你的校园走势图 国家福利彩票北京快乐8开奖号码 天天炫斗所有职业 塔什干棉农足球 巴黎圣日耳曼vs奥林匹亚科斯 神秘的诱惑怎么玩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 完美世界手游天命神谕任务 mg宝石之轮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