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1. 返回: 兵者

                                第60章 一口干了

                                    禁闭室,葛震的双手被铐在一起,坐在审讯桌前,面对前来调查此事的调查组。

                                    本来不需要上手铐,但他的杀伤力太强,一个人把侦察营狼兵连挑翻,让人不得不防。

                                    “葛震同志,这件事你做的……”

                                    “没毛病。”葛震撇撇嘴道:“别?#30340;?#20040;多没用的,我的事够不够判?要是够判,赶紧把我扔军?#24405;?#29425;去?#28784;?#26159;不够判,那就抓紧该给处分给处分,该开除军籍开除军籍。如果都够不上,那就该给处分给处分。”

                                    一番话让调查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眼前葛震完全就是滚?#24230;猓?#26681;本就不在乎。

                                    “你?#36739;?#22312;都没有一丝悔改之意?”组长皱着眉头问道。

                                    “后悔!”葛震重重点头:“我后悔没有把周勇抓住干一顿,要是再来一次,我铁定把他干个半死。”

                                    “你——”

                                    “我什么我?”葛震眼睛一瞪:“我葛震就是这样的人,打也打了,也连锅端了,爱咋咋地。一个狼兵连而已……起这么个名字就还真当自己都是狼了?我们二中队只有我一个人出马,就能把他们全部挑翻,不服?不服再来一次嘛……可以比任何科目,随便挑。”

                                    他真是一点悔意都没有,反而感觉很荣耀,很开心,爽的一塌糊涂。

                                    现在大家心里都该有杆秤了,到底二中队是狼兵,还是他们侦察营狼兵连是狼兵?

                                    做人,总得活一口气;当兵,总得争个长短。

                                    葛震用事实证明机动师让二中队消失是错误的决定,二中队很强很强,?#36864;?#29616;在不是太强,以后也一定会强成最锋利的军刺。

                                    “你的态度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你能明白吗?”调查组长冷着脸说道:“就凭你所做的事,完全可以把你扔进军?#24405;?#29425;!”

                                    “你耳朵聋了?”葛震一脸不爽道:“我刚才已经说了,要是够扔进监狱的资格呢,那就赶紧把我扔进去。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明白事?我把事做了,我就愿意承担后果,听懂了没?”

                                    调查组一行人面色铁青,重重合上记录本,起身走出禁闭室。

                                    没法继续调查下去,也没法跟这个兵进行沟通,不需要再深一步调查,就看怎么处理吧。

                                    “喂,领导,给扔盒香烟呗?”葛震叫道:“?#36864;?#19981;扔一盒,也给一根呗?哎,别走呀,有话好好说,我配合,我配合……”

                                    “哐!”

                                    禁闭室大门关上,把他隔绝在狭小的空间里。

                                    “靠,刚才应该顺着他们一点,说不定真能给盒烟,哎……”葛震一脸懊恼。

                                    关禁闭室里,他早就门清了,?#28784;?#19978;面的人来调查谈话,态度好一点,总能抽个烟喝个茶什么的。

                                    这?#25991;?#23376;进水了,真的进水了。

                                    他压根不关心怎么处理自己,反正已经这样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

                                    “我是不是太嚣张了?”葛震自言自语:“以后是不是低调做人?不行不行,还是高调一点嚣张一点吧,这才符合我的人格呀。”

                                    这个?#19968;?#24050;经没法再低调,能让他低调下来的,能让他认真下来的,能让他听话的人已经离开了部队。

                                    换句话说,二中队是把他淬炼成兵的地方,二中队也是扼住他本性的地方。

                                    因为那里有他尊敬的人,有他?#19981;?#30340;人,有他甘愿服从的人,现在什么都没了,那么将没人能把他压住。

                                    “哐!”

                                    禁闭室大门从外打开,周?#32511;?#30528;两个军用水壶走进来,当他看?#36739;?#22312;的葛震时,心里不知道升腾着什么滋味。

                                    但不管怎样,他得承认二中队真的很强,让这支狼兵部队消失,绝对是最大的错误。

                                    如果时间能回去,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将二中队整体编为侦察营第四连。

                                    “哎呦,你咋来了?”葛震像是看怪物一样瞅着周勇。

                                    ?#25034;?#24471;慌,找你聊聊天。”周勇把水壶分给他一个:“听?#30340;閬不?#21917;口子窖,我就托人整了点口子窖的干酒。不多,一人一斤。”

                                    瞬间,葛震的眼睛亮了。

                                    这是好玩意呀,在家的时候他老子托人才能整到那么一矿泉水瓶的干酒。

                                    这可不是外面勾兑过的,而是正儿八经老窖池里产出的原浆,一口下去能把人爽爆。

                                    “瞧你客气了不是?嘿嘿……”

                                    嘴上说客气,手上却不含糊,他用戴着手铐的手拧开瓶盖,深深的嗅了一大口。

                                    香!烈!就是这个味,65度老窖池干酒!

                                    “跟你聊天总得带点东西。”周?#36864;?#36947;。

                                    “成,啥都不说了,一口干了!”葛震举起水壶。

                                    听到这话,周勇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喉结上下动了最少四下,捏着水壶的手指也反复用力五次。

                                    “干!”周勇举起水壶。

                                    葛震直接仰头,往嘴里灌着65度的干酒,眼睛瞅着周勇,似笑非笑。

                                    这边的周勇也仰起头,把干酒往嘴里灌。

                                    “咕咚!咕咚!咕咚!……”

                                    两个人就像?#20154;?#19968;样,转瞬间把一斤干酒喝光。

                                    “哐!”

                                    葛震放下水壶,?#20219;?#30340;坐在那里,眼睛开始发红,那是?#20973;?#30452;接涌上头。

                                    这不是一般的酒,65度,一口气灌一斤,要人命的。

                                    “嗷嗷嗷——”

                                    周勇发出嗷嗷的叫声,俯下腰张大嘴,痛苦的眼泪花子都冒出来,竭力要把喉咙里的那团火吐出来。

                                    他的?#23631;?#20063;许很不错,可喝这玩意真的不?#23567;?br />
                                    “干你妹呀!——”周勇伸手握着自己的喉咙叫道:“我他娘的也不想让二中队消失,可那不是我能决定的。毁你们的战旗是因为这面战旗可以不存在了,我得把你们激怒,好让你们发挥最大潜能,然后全都到我的侦察营……啊!!!……嗷嗷……”

                                    周勇还在叫,身体变得晃晃悠悠,这最烈的酒让他短时间之内醉的彻彻底底。

                                    “打散你们是因为得有人带!你们没有经历过战场,得有老兵带,老兵把经验教给你们……呃……你?#21069;?#25105;架着干嘛?我招谁惹谁了?你去挑狼兵连干嘛?要是不爽直接把我打一顿不就行了吗?啊……啊……我在这里做个破营长,一年半都没有回家看我媳妇跟孩子了,我这脑袋上是不是绿了都不知道……非得架着我干嘛?有病呀?”

                                    周勇真的是找葛震聊天的,一瓶干酒下肚,他不再是侦查营长,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

                                    “怪谁?”葛震晃晃晕乎乎的脑袋:“二中队是我的家,我的家被你们毁了……毁了……全毁了……”

                                    “我刚干上营长,我刚要大展拳脚,我连家都不回,就是为了这些……我是谁?我是周勇!周勇是谁?是个屁!——我这辈?#29992;?#20570;过后悔事,可我刚做了一件……你想骂我?你想打我?来呀,我要是还一下手我就是你孙子!来呀,来呀……”

                                    周勇真醉了,他真的是来找葛震聊天的,因为他的心里很不舒服,可很多事又不是他能决定的。

                                    这也是个耿直的军中硬汉。

                                    ……

                                    ?  ?欺我、辱我、打我、损我、诋毁我、消遣我、吓唬我、威胁我……这些手段太低级,我根本不害怕。可如果你还是个爷们,就用推荐票把我砸哭呀~~~

                                    ?

                                    ????

                                    (本章完)

                                本站域名变为  www.psrq.icu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20174;?#20197;处理。











                                北京十一选五机选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龙龙龙彩金 老时时彩走势图360 大丰收电子游艺 费城76人最厉害的球员 剑的秘密客服 贵州快三走势图 北京赛车计划群 冰球突破闯关 幸运28计划免费手机版 麻将老虎机的规律 北京赛车pk10开奖aote 暑假旅游好去处 疯狂之七APP下载 活塞vs凯尔特人 20选5开奖结果205期 勇士vs灰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