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1. 返回: 幻想乡的琐碎日常

                                FLAG.18 飞蛾赴烛甘死祸

                                  

                                莫茗拄着拐杖,缓缓地攀登着神社台阶。

                                灵梦会不会在神社呢?

                                从魔法之森走来,花费了很长一阵功夫。

                                虽然本可以向其他人求助、或者使用口袋中的法阵移动,但最终没有这么选择。

                                离开的数日来,不止一次在想着小?#30528;?#27491;在做什么。

                                唯独现在,内心被想要快点见到她的心情完全充满。

                                但仍旧只能一点一点地往台阶上方挪动。

                                抬头看了看天色。

                                现在回来,还有机会做晚饭。

                                如果运气好,能看到小?#30528;?#31505;着迎接自己,那就煮红豆饭来庆祝。

                                运气?#32531;謾?#23567;?#30528;?#24618;罪自己,闹起脾气的话,就做她最爱吃的排骨饭吧。

                                在离开神社?#30333;?#24049;曾去村子里买过一斤排骨吊在井上,不知是否还有剩余?又或是像往常一样被妖精们?#24213;?#20102;。

                                总之,如果不够了,再去村子里买一些回来吧。

                                迈上最后一阶石台,鸟居前方正是熟悉的神社所在。

                                一旁的竹竿上并未架着换洗过的衣服,空?#26454;?#20063;。

                                ?#40644;?#38745;默,听不到任何声响。

                                虽?#28784;?#22312;脑海中幻想着灵梦会有所预?#23567;?#25512;开玄关的门后飞扑进自己的怀中迎接自己的归来。

                                终归什么都没有发生。

                                灵梦不在?#34915;穡?#33707;茗叹了口气。

                                从爱丽丝那里打听到,几天来灵梦不停出现在幻想乡各处、现今想必也在外面奔波吧?

                                虽然可以这么想,但事到如今可不能逃避现实。

                                莫茗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一瘸一拐地撑着木杖向?#30333;?#21435;。

                                登上玄关,推开房门。

                                厅中跪坐着一位白发少女,正自闭目养神。

                                侧脸、?#26412;薄?#32937;膀,乃至放在双膝上的手腕,隐?#20960;?#29616;着红色斑纹。

                                听到来人的声音,睁开?#25628;?#32418;色的双瞳。

                                ……

                                ……

                                “灵……”

                                话音未落,变异徒生。

                                少女的身形忽然消失、转瞬间出现在了莫茗身前,三枚驱魔针以不可阻挡地凌厉气势刺入了莫茗的前额、心脏及咽喉。

                                刺破骨骼与血肉的声音传出,转瞬拔出三枚长针、莫茗仰身而倒。

                                少女在做完这一瞬间地攻击后仿佛?#26408;?#20102;身体中的力量。跪在地上喘息起来。

                                在后脑与地面接触地一瞬间,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莫茗的身体开始缩小——最终变成了一只人偶的模样。

                                而在一旁,莫茗身影重新出现,站立在一旁,看着跪倒在自己脚下、不住喘着粗气的红白少女。

                                莫茗摸了摸额头和?#26412;?#20197;及心脏,来确认自己还活着。

                                看着眼前这个?#21543;?#30340;白发灵梦,他不禁想一年前的那?#38382;?#20809;。随?#20174;?#35760;起了八云紫曾经说过的话,?#32531;?#25671;了摇头、将彼时的事物剔除脑海。

                                “你是谁?”

                                “哀家……乃祸津日神之化身。”

                                “灵梦去哪里了?”

                                ?#21834;?p>“灵梦去哪里了?!”

                                “哀?#19968;?#36153;了长久的?#22868;溲怪屏?#37027;个孩子的声音,但?#27425;?#33021;在第一?#22868;?#23558;你杀死。”

                                “意思是、她还活着,对吧?”莫茗蹲在地上,正视着白发少女的双眼,仿佛打算从她眼中看出真相。

                                少女拾起地上的三枚驱魔针,站起身来。

                                莫茗同样站起,本打算迅速退后几步,靠在门边、奈何身体虚弱,行动无?#30264;?#32531;。

                                然而少女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做完这可笑的举动。

                                “哀家给你说出遗言的机会。作为?#25442;弧?#20320;将死于哀家之手。”

                                ?#25300;?#20160;么我非死不可?”莫茗据理力争,“我本来以为灵梦获取神力后会丧失自我,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不管你是不是神、既然可以正常交流,何?#32531;?#22909;谈谈,非要见面就搏个生死?”

                                “你有两个选择、一是立刻被哀家杀死,二是说出遗言、?#32531;?#34987;哀家杀死。”

                                “我?#24187;?#30333;,”莫茗摇头,?#25300;?#20160;么你不干脆利落的动手,就像刚才做的那样?……哦,是因为灵梦在阻止着你吧?所以那一瞬间才是你争取出来的唯一机会?”

                                女孩摇了摇头。

                                “你根本什么都?#24187;?#30333;。”

                                “那个孩子已经无论如何都无法回来了,她没有夺回这具身躯的力量,”白发的?#30528;?#24863;慨道,“她主动放弃了成神的考验、自以为如此便可让你免遭于?#36873;?#24471;益于此,哀?#20063;?#33021;降临于世。”

                                “因此,哀家决定给你们一个告别的机会。”

                                “哦?这么说,你愿意放灵梦出来和我对话?”莫茗试探。

                                “这是不可能的、你?#36816;?#20986;遗言,她自能听到,”白发的女孩面上看不出任何附带着的感情波动,“也好让这孩子能心安理得地与你同去。”

                                莫茗沉默了一小会。

                                “我不信你说的话,?#27604;缓?#24178;脆利落地靠着门边坐了下来,“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否则我要和灵梦说话。”

                                白发的女孩闻言,不禁长叹一口。

                                “既然如此,唯有对?#40644;?#22905;了。”

                                说罢,将长针夹在指尖。

                                莫茗认真地看着她每一刻举动时的神色表情,忽然大声?#26263;潰?p>“?#34915; ?p>?#21834;?p>“我明白了,你的确能做到,只需要把灵梦的意志?#24618;?#29255;刻、瞬间杀死我也足够了,对吧?”莫茗将左手背在身后,神色伤感,“我答应你,给我点?#22868;?#21543;。”

                                女孩放下了驱魔针,承认:“只需将那孩子的意识?#24618;?#29255;刻、对我来?#24213;?#22815;了。”

                                “在那之前,为什么必须死?横竖逃不过,总让我死个明白,可以吗?”

                                踌躇再三,白发的?#30528;?#23567;姐点了点头。

                                “因为你是这孩子的希望。”

                                莫茗思考着话中的含意。

                                “或许你的死亡能够重新唤回她的意识,但在同时、也会让那孩?#26377;?#28784;意冷、失去求生之念——”

                                “因此,唯有你之死、方可?#35805;?#23478;之永生。”

                                “是说,你需要让这孩子绝望?你想杀死灵梦吗?”

                                “哀家既已降临,一切就都已经注定了。”

                                “有没有什么其他办法……比如我可以死,但能让灵梦活下去?”

                                女孩摇头叹息:“祸津日神之化身会受到本体的?#24895;?#24433;响,妾身可以答应你,在你死后不降灾厄于此地……这是哀家所能做到的最大让步。”

                                沉默半晌,莫茗盘腿坐好。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举起右手示意自己放弃了,叹了口气。

                                “灵梦,你听我说。”

                                “樱花马上就要开了。”

                                “上次赏樱的时候,我还没记起我们的事。”

                                “今年本来打算拉上大家?#40644;?#24320;个盛大宴会的。”

                                “怎么?#30340;亍?#21040;时候别忘了,给我敬一杯酒。”

                                ?#21834;?#20320;这?#19968;錚 ?#30333;发的?#30528;?#31435;刻察觉了不对、这并非如她所?#36212;?#30340;『绝望』告别。

                                “每年樱花盛开的时候、如果要开宴会,都?#28784;?#24536;记了,”莫茗笑道,“要是哪一次敢不敬酒,我可就要生气了。”

                                ?#24187;?#23553;魔针甩出,飞向莫茗。

                                将留在原地的符纸钉在了地上。

                                “灵梦,”莫茗的声音自房间的另一角继续传来,“可以为我感到难过,要哭的话尽管哭……但请记住,这不是任何人的错。”

                                封魔针再次甩出。

                                出现在另一边的莫茗,手中?#27425;?#30528;一柄匕?#31069;?#21364;因为虚弱的身体无法快速行动。

                                这次、第三枚封魔针已经提前飞至。

                                掌心被刺穿、匕首掉落在地上。

                                “灵梦,我的?#26049;福?#32473;老子记好了!”莫茗大叫着。

                                “把这个该死的祸神给老子干掉!”

                                “如果你就这么轻易被击败了,你敢就这么失去斗志了、我在天之灵也不能安息!”

                                “可恶!”?#19997;?#30340;头?#20174;?#21457;强烈,不能再给这个?#27515;?#32487;续说下去的机会了。

                                眼前白发的?#30528;?#21521;他飞奔而来,另一边、莫茗正颤抖着用另一?#24187;?#21463;伤的手去摸索着身上剩余下的符纸。

                                ?#22868;?#22312;这一刻定格。

                                ……

                                ……

                                一个黑发的华丽身影越过玄关,缓缓走进屋内。

                                长长地袖?#23567;?#25294;着一柄利剑,拖在地上。

                                剑刃在木质地板上划动、发出咔哒地声响。

                                无论莫茗还是此时的灵梦,都没有丝毫?#20174;?#33324;定格在原地。

                                直到蓬?#25104;交?#22812;将她手中的草薙剑举起,架放到莫茗的?#26412;?#19978;。

                                他用了不到?#24187;?#38047;?#22868;?#24324;明白发生了什么。

                                毫不迟疑地开口道:

                                “辉夜,救救灵梦!”

                                ?#23433;灰?#21160;,否则你又将被永远与须臾所束缚。”

                                身旁的?#30528;?#25317;有着神明的力量,唯有通过媒介方可将莫茗单?#35272;?#20837;自己的?#22868;?#24403;?#23567;?p>“灵梦小姐的内心,被具象化的神明意志所占据了。”

                                “这个我知道,有没有办法解决??#38381;?#24515;传来的疼痛让莫茗不断抽着冷气,“神明的力量,可以抽离吗?”

                                “就在刚才,私已经取回了属于月夜见的全部力量。”

                                “那是不是说、灵梦她已经……”莫茗深吸一口气,面?#19979;?#20986;些许喜悦。

                                “事实远非你所想的那么?#27490;郟?#36825;仍不足以让她清?#36873;!?p>?#25300;?#20160;么?!”

                                “你自作主张为为博丽?#30528;?#24102;来的大量信仰、的确让她摆脱了早夭的命运,但同时也埋下了灾祸的种子——半神之驱正不断壮大,当其破土而出之日,一切都将迎来毁灭。”

                                “你是说……”

                                “没错,如今所发生的这一切,并非偶然……而是注定之事。”

                                “若三五年后,?#30528;?#23567;姐的神明之力完全苏醒,其必化作降灾厄于世间的无情祸神。”

                                “而今,受神明之力感召而提前「觉?#36873;梗写?#20110;未成熟之际、因此其言行心智、皆被?#30528;?#23567;姐所影响,生出?#27515;?#20284;?#27515;?#30340;心智。”

                                “也正因此,才能找到将其扼杀的可乘之机。”

                                “请务必告诉我,”莫茗看着辉夜,“怎么才能让灵梦重新回来?”

                                蓬?#25104;交?#22812;同样看着莫茗,久久不语。

                                “怎么了?”

                                “一直都在等着,你来向私求助。”

                                ?#21834;?#24573;然跳转的话题让莫茗没?#20174;?#36807;来。

                                “迷途的竹林封锁了永远亭的位置,但私依然在等着你前来。”

                                “我……”

                                “若你相询,无论哪里的阴谋也好、算计也罢,全都将无所遁形。”

                                “可是,刚才不是说、这是灵梦早晚要经受的劫难吗?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虽然不清楚八云紫为什么要瞒着我,现在?#28784;?#33021;把灵梦找回来,就全都……”

                                “你根本不清楚私在说什么。”

                                蓬?#25104;交?#22812;缓缓摇头。

                                “笼罩于厄神的危机也好,潜伏于?#30528;?#30340;隐患也好,这些事情、何关痛痒??#34987;?#22812;看着莫茗的侧?#24120;?#20223;佛饱含着痛楚与爱怜,?#20843;?#24182;非为其他任何人,而是那个不得不为之献身的人感到难过……他本不至于如此的。”

                                似乎没想到辉夜会说出这番话来,一?#22868;?#33707;茗不知该作何回答。

                                但唯独现在,他没有沉默的权力。

                                忽然,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将头转回、目光落向了连接着自己与辉夜的那柄「草薙剑」之上。

                                “我们总?#26790;?#25152;爱之人做些什么,不是吗?”莫茗苦笑,“虽然我这种说法太过狡猾,但哪怕过程十分痛苦,?#28784;?#24819;到结局、就一定能挺过去。”

                                ?#20843;?#35748;可你的说法,希望你已经为此做好觉悟,”蓬?#25104;交?#22812;将手中的剑柄紧了紧,问道,“还有什么遗言吗?”

                                “没什么,想要说的。”莫茗声音低沉。

                                “辉夜,我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闻言,蓬?#25104;交?#22812;凝重地面色上终于浮现了一丝笑容。

                                紧握着的剑柄仿佛也松开了些。

                                “长久以来,私一直?#28784;?#20010;问题所困扰着。”

                                ?#21543;?#21629;须臾即逝的?#27515;啵?#36171;予他们本身在世间万物中最难得的『意义』。无论是?#22868;洹?#37329;钱或是生命,皆?#19978;?#32473;自己所爱之人。”

                                “可?#36816;?#32780;言,神明、又或是蓬莱人,皆无任何价值。”

                                “世?#25628;?#20013;的珍宝、若?#36816;?#32780;言不值一提,又有什么面目耻于献给私所爱之人呢?在永恒的?#22868;?#19982;生命面前,没有什么足以谈得上珍贵,私没有能拿出手的献礼。”

                                “很可笑吧?一无所有的?#39612;?#20043;人坠入爱?#27185;?#26080;法说出『愿为你付出一?#23567;?#36825;种难以证明的谎言。”

                                ?#26263;?#20170;天,或许有了转机。”

                                “?#39612;?#32773;一无所有,唯独『爱慕』却是货真价实的。”

                                “虽然无法证明……”

                                “却能拿来自证。”

                                一剑封喉。

                                一剑穿心。

                                蓬?#25104;交?#22812;往?#30333;?#20102;一步。

                                喷涌出的血液浸入了她的发梢和裙摆。

                                双手握住剑柄,猛地向下刺去,倒在地上的垂死之人停止了挣扎。

                                ……

                                ……

                                ?#22868;?#37325;新开始流动。

                                自称『祸』的?#30528;?#23567;姐看到?#25628;?#21069;一幕,难以自抑地、眼泪涌出。

                                “啊,真是麻烦啊……”白发的?#30528;?#27844;气了般、把剩余的驱魔针尽数抛在了地上。

                                原本的打算,?#20040;?#20154;被自己亲手杀死的话、那个名为灵梦的孩子虽?#28784;?#20250;因巨大冲击而夺回意识,但她同时也必将因死在自己手中的老师陷入自责与绝望,最后走向毁灭。

                                ?#19978;?#20107;与愿违。如今这仿佛要冲破自己意识般的悲伤与愤怒,已经不在她的计划当中了。

                                又或许一开始、事情就不曾在自己的计划中吧,想来真是可笑。

                                已经无法继续主导这幅身躯的行动了。

                                房间之内,忽然打开了一处?#37117;洹?p>看着自?#37117;?#36208;出的妖怪贤者,白发的少女仿佛明白了什么。

                                “奈?#25991;?#20309;,此世既容不得哀家,又何故让哀家降临于此……终不过梦幻泡影,转瞬即逝。”说完,闭上双眼,向着一边栽倒过去。

                                八云紫扶住失去平衡的少女。

                                看着她身上逐渐消褪的红色斑纹,缓缓地将灵梦的身体放下。

                                神色疲惫的灵梦努力挣扎着、双手在八云紫怀里想要支撑起自己,用无比微弱的声音说道:“是紫……杀死了……老师吗?”

                                “灵梦,你现在需要休息。”

                                ?#20843;?#20570;的,我……一定要……”

                                尘埃落定,唯有仇恨还在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小?#30528;?p>“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紫色的光芒笼罩而下,灵梦失去了意识。

                                事先准备好的被褥自?#37117;?#21462;出,将陷入沉眠的小?#30528;?#25600;扶躺下。

                                “一切都结束了。”

                                ……

                                ……

                                永远亭。

                                蓬?#25104;交?#22812;缓缓前行,拖行在地上的草薙剑刃,其上的血液已经干涸。

                                推开门,又一重门。

                                耳?#36816;?#20046;传来了铃仙的问候,继续走着。

                                正厅当中,八意永琳正跪伏在那里。

                                “恭喜月夜见尊重拾神明之力。”

                                自身旁走过,仿佛这里并无人在。

                                步入中庭,回到房间。

                                关上房门。

                                不远处,八意永?#25214;?#28982;跪伏在原地,久久亦未起身。


                                本?#23621;?#21517;变为  www.psrq.icu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36212;?#26435;,请来信告知,本站立?#20174;?#20197;处理。











                                北京十一选五机选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