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1. 返回: 幻想乡的琐碎日常

                                FLAG.15 愿一见兮何可得

                                  

                                下午时分,魔法之森的洋楼宅邸?#23567;?p>爱丽丝带回了自红魔馆调查而来的结果、以及路遇的两位少女。

                                或者说、是一位神明,和一位现人神。

                                所?#36739;?#20154;神,即以人类之身行使神力者。不同于巫女被神明降临的依凭而使用的神力,东风谷早苗能?#40644;?#20511;自己的意志使用神明的力量,可谓是及其罕见的情形。

                                而神明自不必说,键山雏坦言想找莫茗,确实也省去了本打算去妖怪山找她的爱丽丝的一番口舌。

                                爱丽丝的卧室中,依然放着那张小圆桌。

                                人偶们搬来了更多的?#24043;印?#29233;丽丝、键山雏、东风谷早苗和莫茗围?#34013;?#22352;。

                                “事情正是如此。”莫茗把有关预言的事如实相告。

                                “怎么会这样,”东风谷早苗瞪大眼睛,“灵梦前辈知道了吗?”

                                莫茗摇头,知道的话他也不会在这里了。

                                “预言方面以我个人的知识帮不上什么忙欸,要是想带来好运和祈福的话,倒是在我的业务范围内。”

                                “大概怎么收费?”

                                “祛厄的话是五百円,祈福也是五百円,风神祝福是一千円,”早苗算了算,“祛厄、祈福加上神祝一起的话,优惠只需三千?#25671;!?p>“神明大人也不容易啊。”莫茗感慨。

                                “开玩笑的。”

                                “我知道,”莫茗看向爱丽丝,“为什么找来厄神?你该不会打算……”

                                “那是最下乘的选择,”爱丽丝摇头,“我从红魔馆找到不少关于神明与预言的典籍记载,首先……”

                                “打?#29616;?#20301;一下。”从刚才进屋起,一直在一言不发的厄神忽然开口。

                                “厄神大人,您有什么建议吗?”爱丽丝礼貌问道。

                                “?#34892;?#31169;事,想找莫茗先生商谈。”

                                莫茗:“呃……私事?关于什么?”

                                厄神不说话。

                                气氛忽然僵住。

                                厄神再次开口:“私事,很重要,需要一?#38382;?#38388;。”

                                “咳,”爱丽丝?#20154;?#20102;下,看?#19997;?#26089;苗,“我去准备一下茶水。”

                                早苗点头:“我也去帮忙。”

                                两人就这么离开了房间。

                                ……

                                ……

                                门被关上,房间内安静下来。

                                键山雏离开座椅,打量着这个卧室,随即颇?#34892;?#33268;地用手指戳着一只呆坐在衣柜上的人偶。

                                莫茗则看着厄神婀娜的背影,想着刚才话里所谓的『私人话题』究竟为何。刚刚早苗小姐就在一旁、似乎又不太像是上次神社来访时来自风祝小姐的恶作剧。

                                一时间没?#19997;?#21475;说话。

                                “哟,厄神小姐,”莫茗决定先开口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除夜祭后一个多月没见了,最近在哪发财?”

                                厄神依然身侧背对着他,微微躬身继续?#21495;?#30528;小人偶,过了好一会,才直起身姿。

                                “你与私、应是初识才对,”键山雏转过身来,看着莫茗微微一笑,“应该说,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这……您哪位?”

                                “羽衣着得升天去,回忆往昔事可哀。不能再见辉夜姬,安服不死之灵药?”

                                莫茗倒吸一口凉气,随即立刻让自己冷静下来。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做到的、但如果是蓬莱山辉夜的话,的确不用怀疑其能力,问题在于……

                                “你怎么在这里,而且这副打扮?厄神键山雏去哪了?”

                                “这就是你想问私的吗?”

                                莫茗?#28784;?#20102;下,稍微沉默了会。

                                “抱?#31119;?#25105;没去找你,并不是不信任,只不过……”

                                “你似乎误会了,私并非蓬莱山辉夜。”

                                这下莫茗真的有点懵了。

                                而女子并未给留给莫茗太多发呆的时间,缓缓向莫茗的座位走来。

                                面上依然保留着微微地笑容,?#36335;?#31934;致地人?#21450;?#27809;有丝毫波澜。

                                “夜之食原的主人,月都之王月夜见尊,何以会舍弃她的名誉和责任,隐居在幻想乡这个穷乡僻壤中?”

                                莫茗沉默。

                                “这个问题,你可曾想过?”

                                没有回答。

                                过了会,莫茗反问:“既然你不是辉夜,我有没有想过似乎和你无关吧?”

                                “私虽不是她,但?#20174;?#31169;有关。”

                                “月夜见在离开月都之前,将其记忆与神明的力量赋予了她曾雕?#22374;?#30340;人偶,并令这个人偶去照看着那些被她所抛弃的?#29992;瘛!?p>?#21543;形?#24471;知遗失记忆的月读尊就已选择离开,而保留着其完整记忆的人?#21152;?#22914;何肯安然留下?#21487;?#30693;这一点,辅佐月夜见的八意思兼神,做了更过分的事——”

                                “先是剥夺了人偶的感情,让她无法对脑海中来自月夜见的记忆中获得认同,随后对人偶设下禁制、那是束缚着其永世留在夜之原的诅咒、一旦离开,则身死魂灭。自然而然地,八意思兼神做足了防备。”

                                “只是后来,发生了变化。”

                                “神明的感情并非天生所有,皆是后天化成的。”

                                “失去感情的人偶获得了被月夜见抛弃的力量,成为了真正的神明。”

                                “这些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吧。但其间,也发生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比如人偶重新获得了她的情?#23567;!?p>“于是她打算去死,并的确这么做了。”

                                “以上,是这个人偶的故事,也是为什么会与月夜见有关的原因。”

                                莫茗坐在?#24043;?#19978;,目光沉静地盯着桌面,不知在想什么。

                                半天没听到说话,抬头、看见键山雏已经走到了自己眼前。

                                “这个人?#21152;?#21517;字吗?”莫茗问。

                                “神久夜,是个并未被太多人提及过的名字。”

                                ?#21834;?#36825;是辉夜给你起的?”

                                “她应该非常后悔吧,原本是独属于她一人的名字。”

                                “?#19968;?#26377;很多问题。但在那之前,不得不提醒你下,衣柜上的那只人偶可能拥有监听的功能……虽然我很?#35895;唬?#20294;毕竟事关你的隐私。”

                                “没关系,私已经处理好了。”神久夜近距离地看着莫茗,不为所动。

                                “那么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打算去死的神久夜出现在了幻想乡里?为什么我现在没有感觉不舒服、但却控制不了我的身体?”

                                “似乎是两个问题。”

                                “又或许是一个问题?”

                                “没错,但这并不难猜——”

                                神久夜微微俯身,在?#24043;?#19978;的莫茗唇上轻轻一吻。

                                随即,神久夜解开了厄神发间的丝带。把莫茗的双手束起,捆在身后。莫茗一动不动,任其施为。

                                神久夜微微躬身,将无法反抗的莫茗抱起来,向床边走去。

                                莫茗忽然深吸一口气。

                                “救——命——啊——”本应是中气十足的呼救声,出口的音量却微弱无比,莫茗问,“这些又是什么阴阳术吗?”

                                “不值一提呢。”

                                莫茗被扶着、靠放到了床的中央。神久夜则坐在床边,侧身看着他。

                                “我有个问题,明明都动不了,还捆我手干嘛?”

                                神久夜歪着脑袋想了想,疑惑道:“为了情趣?”一边?#24213;牛?#19968;边缓缓解开自己前领的丝带。

                                “你在问我?”

                                “你觉得呢?”

                                “先停一下!我觉得……是不是应该先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顶着厄神的样貌出现?”

                                神久夜将解开的丝带丢在地上,与莫茗一起靠在了床头。

                                “这孩子太过天真和?#23631;跡?#22240;此遭受了?#21892;?#21602;,”神久夜轻声道,“失去了身体的?#36739;?#22905;?#20449;?#20102;私所无法做到的事——因此换取了这幅身体的使用权。”

                                “那厄神呢?你可别说……”

                                “那孩子的意?#24230;?#20170;仍在这具身体中,应该是在等着私将她抹去呢。”

                                “你要是真这么……”

                                “无须担心,做这种事、于私无益呢,”一边?#24213;牛?#19968;边解开了莫茗的上衣,“私的生命已至尽头,苟延?#20889;?#21040;?#19997;蹋?#26089;已用尽全力了。”

                                “那么你现在做的事又有什么意义?”

                                ?#30333;勻幻?#26377;,但对你有意义,因此?#36816;?#21017;有意义。”

                                “不管这意义是好是?#25285;俊?p>“能够?#24187;?#35760;,就一定不坏。”

                                神久夜脱下了自己的上衣,倚靠过去、把半身埋进莫茗的胸膛。

                                “真好,”神久夜低声道,“或许这千年来,私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一天。”

                                莫茗哑口无言。

                                神久夜忽然又抬起头,向着莫茗献上双唇。

                                良久,唇分,划向他的耳畔、?#26412;保?#32531;缓轻吻着。

                                莫茗忽然发现自己能够动了。

                                缚在背后的双手轻松挣开丝带,莫茗立刻用双手抓着神久夜的双肩,小幅推开。

                                女子抬头,眼中泪珠滴下。

                                “?#22278;黄稹!?p>怎么回事,太赖皮了吧。莫茗回答:“没关系,原谅你了。”

                                神久夜用手臂擦干泪水,重新偎进莫茗的怀里。

                                声音自怀?#20889;?#26469;。

                                “天照的容貌,月夜见的记忆,连身躯也是借来的……私是拼凑出来的、不折不扣的假货。”

                                “需要我说些什么你吗?”莫茗叹?#19997;?#27668;,“其实要说的话,这种说法也并不完全……”

                                “不需要开解,不需要安慰,?#28784;?#35753;私留恋。私虽已至末路,但仍有着神明的力量,如要孤注一掷、不会是你愿意见到的。”

                                “好吧。”莫茗沉默。

                                过了一会,怀里的声音再次幽幽传来。

                                “怎么不继续往下做了?是这副身体不?#20987;?#21147;吗?”

                                闻言莫茗下意识地将目光低瞥了一眼,随即立刻将视线移开,心跳加速、连念阿弥陀佛。

                                “你这不是很「精神」吗?”身下的声音再次传来,“哪怕是假的也好,希望你能?#21018;加小?#31169;。”

                                莫茗身体一震,连忙把怀里的神久夜拉起来。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一下。

                                “神久夜,可能你不知道或者不关心我现在的处?#24120;?#20294;我不得不说,”莫茗声音严肃,“有一个女孩帮了我很大的忙,不仅给危机关头的我提供了舒适的容身之所、?#24618;?#21160;帮忙调查和商议解决的方?#31119;?#25105;欠她的不知道该怎么还、又或许友人间不该将恩惠看得如此分明,但无论如何,如果我在她的房间里和你做了这种事,我恐怕没脸再在幻想乡里待下去了。”

                                “虽然你很想做?”

                                “虽然我很想做。”

                                “真是遗憾呐,”神久夜喟叹,“私的灵魂已经开始消散了,无法再等到「下一次」了。”

                                “我这辈子都会为今天的拒绝而后悔的。”

                                “这样才对呢,?#34987;?#37324;的神久夜轻轻笑道,“千万?#28784;?#24536;了。”

                                莫茗抱着怀里的人,靠在床上,闭起双?#37048;?p>自己所必须记住的人、无论是孤儿院里那朵白色连衣裙,又或是斯威特尼斯街头的落魄老乞丐,都是在自己的人生阶段中无法抹去的重要身影,没有这些人,自己也不会走到今天。

                                而?#19997;蹋?#36825;个从?#20174;?#20182;见过面、甚至初次见面就将死别的奇异灵魂,也和自己产生了奇妙的联系。

                                “?#19968;?#35760;住你的。”

                                “嗯,”顿了一下,神久夜开口,“大概还有半柱香的时间。”

                                “那就让我陪你走完你生命中的最后一程吧。”莫茗?#35895;?#22320;搂着怀中的女子。

                                或许是察觉到气氛太过压抑,神久夜低声道:

                                “说起来,根据私的调查,键山雏如人?#21450;?#31934;致的相貌在人类的审美中,甚至不会逊色于月夜见的吧?”

                                “我拒绝评价女孩子的容貌。”

                                “难道是求生欲望吗?”神久夜嗤笑,“其?#30340;?#20170;天真的可以继续做下去的,只不过、将来可能要你亲自向这个命运凄惨的人偶小姐去解?#36864;?#30340;清白问题。”

                                “不应该是你向她解释吗?”

                                “存者且?#30634;?#27515;者长已矣。”

                                “我有个问题,厄神小姐会记得今天的事吗?”

                                ?#30333;?#28982;无比清晰地、连触感都会记着。”

                                莫茗叹息:“天啊,我都干了些什么……”

                                “不都是私强迫你的吗?”

                                “你必须明白,这种事情很难?#30331;?#26970;,”莫茗转移话题,“说起厄神,你向她答应什么了?这么容易上了你的当。”

                                “也并非全部,私提了几种建议,她自己选择了那个代价最大的方式——”

                                “你觉得她在寻死?是因为无法承受其压力,还是怕自己收集的厄运最终给人类带来灾难?”

                                “厄神小姐可能正在倾听哦,这?#27492;?#26080;忌惮地?#33268;?#22905;真的好吗?”

                                “你……”莫茗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提出的这个问题,是不是晚了点?”

                                关于往后怎么和厄神解?#20572;?#30340;确十分头疼,但眼下能做的只有吐?#37048;?p>“?#35805;?#27861;的呢,厄神小姐希望私作为大神明,能代替她将幻想乡的所有厄运全部收集起来,并将之消除——以?#23435;?#20195;价,她愿让私凭依她的身体,而她则永?#26029;?#22833;。”

                                “你答应她了?”

                                “其实是做不到的——?#28784;?#20154;类继续生存下去,其厄运就会源源不断的产生,一次性的收集、于长远来看,毫无意义。”

                                “所以你就这么欺骗了纯洁的雏人偶神明,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必须要让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进行谴责,给厄神大人加点印象分。

                                ?#30333;?#20170;日起,她所收集的厄运将不再外泄、不会再给接近她的人带来灾难了。而她也将因私的影响,成为真正的神明。因此,并非对她毫无裨益。”

                                “原来如此。?#34987;?#26377;这种操作。

                                “即使如此私?#24895;?#21040;不安,虽?#24187;?#30333;她的名声为何遭到如此鄙夷,但私?#35328;?#20154;类的村庄中为她鸣了?#40644;健!?p>“哦?这倒是你?#34892;?#20102;,最近我都没顾得上去村里、不知道之前交代过给厄神正名相关的事宜进度如何了。”

                                ?#23433;灰?#20877;说这个女孩子的事了。”神久夜的声音幽幽传来。

                                “这不是没什么好的话题……”

                                “私已经无法坚持下去了。”

                                “你是说……”

                                “嗯,私要走了。”

                                莫茗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愿你……在天堂中获得安息。”

                                “呵,?#34987;?#20013;女孩的声音再次传来,并逐渐微弱,“私不会去往天堂,亦不会去地狱,只会消逝于此,无前生、无来世,如同未出现过,亦不会被人铭记……”

                                ?#26263;?#33021;在你心中留下一席之地,已了结生平之愿。”

                                窗外,傍晚余晖洒入。

                                怀中的少女已没了声息。

                                键山雏的皮肤上,散发着淡淡光芒。

                                随后、光芒扩散出去。

                                被吸入黄昏之中,消失无踪。

                                ……

                                ……

                                永远亭。

                                正在沙盘上划着法阵的八意永琳手中动作忽然一?#20572;?#38543;即继续。

                                “神久夜……?#19968;?#22914;你所愿,决不食言。”

                                那沙盘中,赫然呈现着的是幻想乡的全貌。

                                ……

                                ……

                                红魔馆中,神绮忽然合上了手中的书本。

                                下一瞬间,出现在百米高空之上。

                                夕阳余晖中,她仰头看着,人类肉眼所无法见到的、闪着光华的?#33539;ィ?#21891;喃自语着:“?#20889;?#19990;神明在此死去了?”

                                ……

                                ……

                                命莲寺,正在和纯狐对弈的赫卡提亚忽然丢了棋子。

                                她和身旁的纯狐同时看向了天空之上。

                                “神明的力量?……为何会如此强大?”

                                “我哪知道,但这股力量不是幻想乡这个小地方可以承载的。”

                                两人对视一眼,?#19978;?#31354;?#23567;?p>“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先帮忙?#35033;?#19968;下吧,这个地方?#19968;?#26159;蛮?#19981;?#30340;。”

                                “看来得向这里的妖怪贤者收取劳务费用才?#23567;!?#32431;狐回答。

                                ……

                                ……

                                人间之里,正和村长夫人?#24213;?#35805;的圣白莲忽然皱起眉头,向着某个?#36739;?#30475;去。

                                延伸而出,是魔法之森的爱丽丝宅邸?#36739;頡?p>“怎么了,圣大人?”一旁的从者村?#27492;?#34588;敏捷地捕?#38477;?#20102;师父的神色变化。

                                圣白莲没有回答,摇了摇头,微笑着看向村长夫人:“今日天色已晚,有关命莲寺入住村庄一事,改天我等当再来拜访。”

                                ……

                                ……

                                太阳花田中,正在给毒人偶女孩着梳头发的大妖怪风见幽香忽然抬起头,看?#19997;?#22825;空。

                                ?#36820;儺来?#23567;凳子上跳了下来。

                                “我能感觉到了!大姐姐说的时候到了!”

                                ?#36820;?#27427;握着拳头,声音中透露出憎恨:“役使着人偶的魔女爱丽丝,你的未来必将被人偶所毁灭!”

                                风见幽香把她提起来,重新按在凳子上,把头发梳理整齐。

                                ……

                                ……

                                树屋中,自称白龙的小女孩正在教导站成一排的光之三妖精出拳的力度。

                                ……

                                ……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屋内的动静了。

                                虽然怀疑厄神大人不太好,但莫茗身上的预言正是和神明有关的,不得不提高警惕。

                                爱丽丝喝完杯中茶水,和早苗一起上了楼梯,推开了房门。

                                床上,陷入沉眠的厄神少女正裸着上身伏在莫茗怀?#23567;?#23569;女的衣衫放在床边,用来装饰的丝带四周皆是。

                                莫茗同样裸着上身,出神地看着窗外。

                                听到动静,转过头来,说道:

                                “我有一个很可怕的猜想。”

                                早苗撸起袖子就往?#30333;摺?p>?#26263;?#22312;那之前希望你们先听我解释……”


                                本?#23621;?#21517;变为  www.psrq.icu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北京十一选五机选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