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1. 返回: 幻想乡的琐碎日常

                                FLAG.12 生死问答

                                  

                                自从几天前小铃撒娇耍赖从父母手中要来了租书屋的自主经营权,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撤除了提供店内阅览的大量桌椅。

                                或许是不失去就不知其宝贵,小店恢复了往日清静的如今,本居小铃心情大好。

                                上午时分,稗田阿求带着几本书籍来访。

                                距离托爱丽丝小姐寻找觉小姐已经过去了一天时间,尚?#20174;?#28040;息传回——事情的进展究竟怎样了呢?两边要么是能在地狱那种严酷环境中独霸一方的大妖怪,要么是有充足余裕在村庄之外的森林中独居的魔女小姐,没?#24515;?#19968;边是自己这些?#27515;?#33021;帮得上忙的。

                                ?#30333;?#26202;爱丽丝小姐没?#20889;?#26469;消息呢。”小铃有些不安。

                                “这种事,心急也是没用的。”稗田阿求倒是并不紧张。

                                “阿求不担心吗?”

                                ?#23433;?#38750;不担心,而是帮不上忙,”阿求搬来椅子在柜台另一边坐下,翻开一本书,“?#27515;?#19982;长生种不同,「尽量?#28784;?#21435;做无意义的事」,可是生存智慧之一哦。”

                                “话是这么说啦,”小铃也从柜台的抽屉中取出一本书放到桌上,?#26263;?#24635;得区分「是否有意义」这种事也很麻烦啊……与其那样,不如随心所欲,不更好吗?”

                                阿求想了半天,点了点头。

                                “随心所欲与循规蹈矩,或许正是出自这里的差异吧……”

                                本居小铃停下翻书的动作,略带疑惑的看向阿求。

                                “小铃,你看过?#27515;?#26031;蒂q著作的一部短篇连载——《得不到救赎的孩子》吗?”

                                “肯定看过啊,怎么了吗?按时间来讲,这个月应?#27809;?#21457;表新卷吧?我对新卷的展开可是超期待的。”

                                阿求摇了摇头。

                                “每个人?#21152;?#33258;己所擅长和不擅长的,?#27515;?#26031;蒂q如今试图迈向自己陌生的领域,变得步履维艰了。”简而言之,就是创作瓶颈了。

                                “怎么怎么,”小铃两眼放光,“难?#26469;?#31639;在作品里加入恋爱之类的情节?果然是那个?#24213;?#22530;哥……”

                                ?#38712;?#24590;么说?#24178;底印?#20063;有点过分?#32781;?#38463;求不满,握拳咳了下,“不过,嘛,就是那么回事。”

                                “噢噢!”

                                “?#27515;?#26031;蒂q的著作中,多是以推理悬疑为主题的小说类别,我自恃……咳,她自恃书中不乏对?#27515;?#21644;人性的精彩剖析,但如今看来,那的确有些偏于一隅了。如今看来,铃太郎的小说比之?#27515;?#26031;蒂q的作品更为人津津乐道,绝不是偶?#28784;?#32032;造成的——角色的转变与成长,这是?#27515;?#26031;蒂q的笔下所欠缺之物。”

                                小铃有点脸红,呆呆地玩弄着手头的蘸水笔。

                                “也、也没那么厉害吧……其实铃太郎他,最开始决定下笔,很大程度上也是受了?#27515;?#26031;蒂q的影响……说是憧憬的人也……”

                                ?#26263;?#20107;实上却轻松超越?#32781;?#23545;他所憧憬的那?#27515;此担?#20063;是不小的打击呢。”阿求笑道。

                                “哪有!”小铃正?#24613;?#20105;辩,忽然,有人推门进来。

                                上午就来借还书籍倒也是时常会有的事,但来人却是例外。

                                雾雨和辉看了看屋内的二?#32781;?#23545;着小铃点了点头,然后向稗田阿求行鞠躬礼,阿求也站起来还礼。

                                眼前叫做雾雨和辉的?#32781;?#26159;雾雨氏族的族长。说来算是?#27515;?#26449;庄中武士们的统帅,虽然这里武士家族众多,但此人在武士中的声望一向最高,因此最有发言权。

                                行事作风不算迂腐,有亲和力、懂得礼贤下士,武艺高强、心怀抱负,算是家喻户晓的?#23435;?#20043;一,中老年妇女们的偶像。

                                只?#19978;?#24515;思还是不够细腻,只有两个女孩子在的租书屋里,大大咧咧地握着佩刀,穿着武士铠甲就进来了。

                                阿求算是熟?#32781;?#23567;铃倒也不畏惧,笑着问道:“大叔这么早?”

                                “?#24230;?#20004;位,前几天托小铃小姐向莫茗先生转达与问询的事?#32781;?#26159;否有回应?#32781;俊?p>闻言小铃笑容捎敛,摇了摇头:“这两天没见他过来,昨天托了朋友去问,还没来得及回复。”

                                雾雨和辉点点头:?#26263;?#20063;没那么着急,如今既决定以文载道,哪?#38470;?#26159;街谈巷语,也必须慎重对待。”

                                “村里反对厄神的声音还是很多吗?”阿求问。显然,有关此事雾雨和辉也曾专门找稗田家主请教过。

                                “不多不少,有一部分,也并非全是针对厄神,那些尚有凶名的神明妖怪,村人皆颇有微词。”

                                小铃问:“有争执吗?还是?#24187;?#20498;的反对声?”

                                “有,但很快声音很快就被盖过……我尝试过派遣几个手下传播有关厄神的正面?#26376;郟?#24182;没有太大的起色。”

                                “反对的声音有核心吗?”

                                “有,大体上可以归结为——『无法证明她们的绝对善意,那就必须当做拥有恶意来对待。?#24359;?p>?#21543;?#33258;接纳留有恶名的神明,毕竟是触犯了大家的利益啊,”阿求思考,“这种说法很合理,而且几乎没什么?#35272;?#33021;轻易推翻。”

                                “所?#35029;?#25165;需要实际行动来打破僵局。”小铃道。

                                雾雨和辉点头:“正是,若能有博丽神社帮持、请厄神小姐亲自出面的话,事情就又会不同很多。”

                                “所以当务之?#31508;?#35201;找到在这种关键时刻不知?#34013;?#22312;?#27597;?#29316;角旮旯里窃玉偷香的莫某人出来解释清楚咯?”小铃叉腰道。

                                “呃,那个……”在场的两位家主大人似乎并不怎?#20174;?#23545;这句话进行附和的立场。

                                “既如?#32781;?#33509;?#24515;?#33559;先生的消息,请尽快联系我,这是雾雨族长的信物,请小铃小姐收好。”

                                桌上放下了一块雕金细木的小牌,然后火急火燎地离开了。

                                小铃与阿求对视一下,做了个鬼脸。

                                “哼哼,莫老板面前的红人呢。”

                                “哪有,这?#19968;?#23436;全是在给我添麻烦好吗!”

                                ?#30333;?#36817;村子里动静可真是不小呢,各方面都是。”

                                文化的复兴——作为直接受益方的稗田氏族自?#24187;?#29702;?#19978;?#36825;嫌那,而经营着租书屋的小铃则也算是间接沾了不小的光。

                                因为妖怪往事的征文活动,导致很多识字的村民打算租借类似的书籍抄写?#40644;?#27169;仿稿出来。?#28784;?#21442;与就有奖品,何况万一入选晋级了呢,毕竟举办方也不可能真拿着文章去找那些妖怪们核对事实经过。

                                妖怪类的故事书籍被借阅一空,受此影响,铃太郎的长篇连载《平城京最后的除妖师》一?#22659;?#20026;了村子里最受欢迎的读物,被大量印刷并流传开来。

                                “真是不知道这?#19968;?#33041;袋里在想些什么。”本居小铃得了便宜还卖乖。

                                “小铃觉得,莫茗先生为什么要做这种麻烦事呢?#20811;?#35828;的确对村人们有不少好处,但对他和与他?#40644;?#30340;博丽?#30528;?#26469;?#25285;找?#30456;比带来的麻烦真的划算吗?”

                                “这个嘛,其实倒不难想啦,他打算长期定居在幻想乡了呗。”

                                “咦?”

                                “如果只是当个旁观者局外人、他?#27604;幻?#24517;要费这么大劲,但要打算在幻想乡住下来,了此余生呢?对一个外来人而言这里到处都是不方便,不是吗?#32771;词?#19981;为自己,为了儿女的将来考虑,有一个更加健康的环境才好,不是吗?”

                                “嗯,将来的考虑吗……”阿求神色微妙地打量着小铃。

                                “干嘛这么看着我啦!”

                                “我在想,有时候或许坦率一点比较好哦?”

                                “哼哼,坦率了又能怎么样呢,”小铃趴回桌上,一只手绕着自己马尾辫的头发,“没用的?#23637;?#26159;没用,不会因为态度改变而改变的。”

                                “有关莫茗先生的故事传闻我也听说不少了呢,这种厉害角色,?#35789;?#22312;外界也是很少见到的吧,何况在这里、相处久?#32781;?#22823;家知道他的优秀所在、受到?#25918;酰灰?#24456;正常吗?”

                                “话虽如?#27515;玻?#25105;觉得大家是因为他的有趣而不是能力而被吸引的。”

                                “只是有趣的话,不过是个单纯的小丑而已。”

                                “说这种话,对小丑来说很失礼哦。”

                                “的确,小丑也是在为了大家能笑出来而兢兢业业的角色呢,”阿求笑道,“那么,小铃又是怎么想的呢?”

                                “呃……我怎么想有什么关系吗?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啦,阿求不是想问铃太郎关于角色成长塑造的相关话题吗?那么正好可以借题发?#21360;?#30001;「为厄神正名」而引发的有关角色成长弧度讨论。”

                                “咦?但是这两个话题是有决定性差异的吧?”毕竟是稗田阿求,一眼看出了其中区别,“与小说中角色的成长不同、厄神本人是并没有变化的呀,我们所谓的正名、不过是在纠正村民们的错误观念而已,这两者怎么能……”

                                随即沉默了下。

                                “阿求应该也察觉到了吧?没错,与小说中的主角同等进行类比的、并不是厄神,而是这些村民们呀,他们才是需要经历成长与改变的角色,成长总是要经过弧度曲线、不能急?#21462;?#19981;能?#22238;#?#24517;须有所铺垫……村里如今不是在为厄神的事争执不休吗?哪怕大?#19968;?#27809;真正接受、但这种观念的存在已经被大家所悉知?#32781;?#36825;?#19968;?#35201;做的是将村人们的观念往他所希望的?#36739;?#24341;导、无论是征文,还是正名而引发的抗议,都是途径之一。至于接下来,所需要的不过是临门一脚罢了。他虽然并不怎么写小?#25285;?#20294;我在写作瓶?#31508;?#21487;是经常会去找他求教的哦——我们的不同之处在于,你我以纸笔为媒写下小?#25285;?#32780;他则打算在我们身边谱写着类似的故事。”

                                ?#20843;底?#32842;小说的话题,结果又转回这个人身上?#32781;?#38463;求不禁调笑,“小铃还真是对这个?#27515;?#30740;究透彻?#25628;健!?p>“我可是有读懂任?#38382;?#31821;能力哦,区区一个?#27515;?#32780;已、也不过是一本加厚版的书罢?#32781;?#21756;哼。”

                                ……

                                ……

                                上午时分,魔法之森爱丽丝的宅邸。

                                窗外的晨光洒进屋内,春天的清晨,不禁伸了个懒腰。

                                “哎呀,今天天气不错。”

                                莫茗躺在爱丽丝的卧床上,双手托着脑袋,研究着天花板上的纹路。

                                然后做起?#25628;?#21351;起坐。

                                就在刚刚,爱丽丝在提供了煎蛋卷、饭团和酱汤的丰盛早餐后,独自前往红魔馆了。

                                自己身上这?#24213;?#20107;,说急虽急,但也容易忙中生?#25671;?#36530;避『预言』,听说是最容易作茧自缚之事,不得不三思而?#23567;?p>因?#32781;?#34429;然可以在昨夜安顿下自己后立刻前往,且不?#30340;?#37324;的吸血鬼领主多数只在夜晚活?#23613;?#35201;去拜访的魔女?#29134;?#33673;也不会?#20889;?#25200;到作息的担忧,但爱丽丝最终还是决定先根据自己收集的典籍研究一番,待白天莫茗睡起来后再过去。

                                仰卧……仰卧……大约做了四五十次,觉得没啥意思,身体往旁边歪去,栽倒在柔软的被子上。

                                鼻息中?#33268;?#30528;淡淡地香味,莫茗打了个激灵,赶紧坐直了身子。

                                爱丽丝现在可还是在为自己的生计奔波的路上,好心让自己待在她认为最安全的地方,这边却在这里想些有的没的、可实在太差劲了。

                                所谓引狼入室多半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莫茗在床边穿好鞋子,去?#24405;?#19978;取下外?#20303;?p>房间里来回踱步,但也丝毫没有出门的意思。

                                闲归?#23567;?#25954;出这扇门那就是拿自?#22909;?#21435;找乐子。

                                房间中也有桌椅,是特地为了莫茗搬进来的——放着几本书,莫茗走过去,翻开看了看,但有点静不下心。

                                柜台上放着的人偶,是这间洋楼中随处可见的?#21078;?#20154;偶之一,并不像莫茗都十分熟悉的「上海」、「蓬?#22330;?#37027;样有精心设计的服饰,但想必也绝非仅仅是装饰用?#23613;?#35201;有人闯入这里、自动人偶或许会进行防御和反击,又或有张开结界之类的功能吧。

                                以『做出真正意义上的自律人偶』为理想,是在之前的智慧博弈?#36182;?#19978;的聊天中得悉的。

                                何?#20581;?#33258;律人偶』呢?这点曾与科学家做过讨论,创造出所谓的『独立人格』,不管其载体为何,这绝不是能轻易做到的事。

                                这通常是只?#20889;词?#30340;神明才能行使的权力……

                                ?#21543;?#26126;?”忽然在脑海中出现了某个?#32440;?#27573;的敏?#20889;剩?#33707;茗不禁开始无端联想——预言的真相其实是『成为了神明的爱丽丝杀死了自己』?

                                随即摇了摇头,这么?#36153;?#30340;?#21734;?#24656;怕连小铃都会不屑一顾吧。

                                爱丽丝·?#26094;?#29305;罗?#36182;?#34429;是魔女,但却是长生种里的异类。

                                这个温柔的少女绝不是为了享受行使神明权力感而立下的理想,哪怕她眼前摆着这样的选择可以用来实现夙愿,想必也不会接受吧。

                                魔女吗……自己对爱丽丝的事知道的并不算多啊。

                                说起来,自己的理想又是什么呢?

                                一路走来,阶段性的目标一直很明确,但长久来看,似乎又一直在迷惘不前。所谓的『走一?#23047;?#19968;步』确实风险最小,但因此不对未来作好规划、是否太过短视呢?

                                莫茗走到窗前,向外?#30701;鰲?p>自恃务实之?#32781;?#24456;少像现在这样略带矫情地审视着自己内心。

                                但还没来得及感慨什么,就出现了预料之外的状况。

                                一个陌生面孔的银发女子忽然从天而?#25285;?#31449;立在楼下的庭前小院?#23567;?p>……

                                ……

                                莫茗与十六夜咲夜、八意?#25042;?#30495;正见面的?#38382;?#24182;不算多,从未见过她们身着往常便服之外的情景,慧音妹红倒是见过更换后的日常服饰,且不说银发与白发的发色略有不同,也?#29992;?#35265;她们梳理过这种侧马尾般的小辫造型。

                                用了大概五秒钟,莫茗确认?#27515;?#20154;是自己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甚至在早已熟读的《幻想乡缘起》中也没有与之外貌对应的记录存在。

                                幻想乡这一?#24230;?#20998;地里,留给?#27515;?#29983;存的地界实在太少了。既然自己毫无印象,很大可能是常年出没在那些生者勿近的危险区域中的狠角色。

                                尤其在自己生命垂危的这种关头,还是少招惹为妙。

                                刚想到这里,庭院中的女子忽然抬头,看向了窗户这里!

                                莫茗赶紧躲到一旁的窗帘后面。

                                小?#27597;纹?#36890;扑通地跳。

                                ?#38712;?#20102;。”得先作好最坏打算才?#23567;?p>迅速穿好外衣鞋子,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地缩到门后,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并没有意料之中的敲门声。

                                脚步声直接出现在一楼大厅。

                                咔哒,咔哒。

                                怎么回事?不确认是否有人在家,就直接闯入?难道事先踩了点、调查过屋子主人已经离开了吗?

                                闲庭信步般的脚步声逐渐放大。

                                在?#19979;?#26799;。

                                爱丽丝,说好的防御结界呢?莫茗咽了口唾沫。

                                声音越来?#23047;?#36817;,最后停下。

                                莫茗靠在门边,屏息凝神,一动也不敢动地看着眼前的门把手旋动、拧开——门被推开了。

                                踱步进屋里,似乎在打量着卧室内的摆设。

                                难道……?#29615;?#29616;我?

                                最后一丝侥幸心理随着门的关上,与转过身来的女子四目相对而破灭。

                                “小?#25285;俊?#30097;惑的神色。

                                “你才是小偷吧?”

                                ?#26519;?#30340;压力?#31350;?#32780;至,莫茗的身体不堪重负、噗通跪了下去。

                                随即双手撑地,再接着,整个人被无形的力量压在了地板上。

                                “问你几个问题……虽然本不打算在幻想乡的地界上干涉原住民的活动,但我现在改主意?#32781;?#26681;据你的回答,我会判断是否需要杀了你。”

                                “普通地让我站着回答也可以的。”莫茗五体投地,一股力量按着他、一动也无法动弹。

                                “从你的眼神中我能看出,和我平等对话,你会说谎,所以躺着吧,这样能时刻提醒你自己所处的立场。”

                                “希望你能明白我没有恶意。”

                                “有没有恶意我自会判?#24076;?#22899;子在爱丽丝的床边悠然坐下,看着趴在地上的莫茗问道,“你和这间房子的主人是什么关?#25285;俊?p>……

                                ……

                                来自魔界的创?#37070;?#26126;——神绮大人终于决定在今天前来探望她牵挂已久的晚辈——爱丽丝·?#26094;?#29305;罗?#36182;隆?p>此番出行下了很大决心、以她?#38405;?#22899;小姐的了解,贸然地造访是肯定会让这孩子措手不及的。

                                或许该先留下一封信件通告,让小爱有个心理?#24613;福?#20294;最终没有这么做,在长生种漫长的生涯中,偶尔来一些惊喜也是不错的调剂。

                                当年尚在魔界时,爱丽丝就是她最中意的晚辈。

                                自破灭的?#27515;?#25991;明中偶?#29615;?#29616;的襁褓婴儿,因身体太差而无法存活——不得不在尚且年幼时引导她完成了魔女的术?#20581;?p>从那时起爱丽丝就不怎么主动与人交流。

                                魔女的术式会导致爱丽丝的小小身体难以长大,普通?#27515;?#32463;过了一生的时间、爱丽丝依然是小孩子的个头——直到自己将那本魔界的创世纪《grimoire?#26041;?#32473;她。

                                又过了多久呢?与爱丽丝相处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数百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因为魔导书的影响、爱丽丝顺利成长为了少女的模样。

                                小爱总是?#19981;?#19968;个?#19997;?#30528;书,不与人交流、也不和别人?#40644;?#29609;。

                                忽然有一天忽然?#24213;拧?#24819;要做出完全的自律人偶』,毅然地离开了自己的身边前往了异世界,?#38405;?#30028;的创?#37070;?#26469;说是犹如晴天霹雳般的打击。

                                自律人偶?#21487;?#32494;最初对这种东西并没怎么了解过——对一个创?#37070;?#26126;而言、创造生命并不需要通过这么复杂的手段。

                                神绮在爱丽丝离开后,收集了大量自律人偶的制作记载——本打算送给小爱,但最终却将其销毁了。

                                或许爱丽丝只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伙伴而已,?#26159;?#30528;朋友的少女尚不理解『创造生命?#28784;?#21619;着什么——那些包含着血腥与禁忌的炼金术研究,不应该是她所向往的,不该效仿研?#21834;?p>最终,神绮也没有动身去找爱丽丝回来——一别直至今日。

                                本以为会是个感动的重逢……没见到小爱,眼前这个男性?#27515;?#21453;让魔神大人的心情变得极差。

                                “如你所见,我是爱丽丝·?#26094;?#29305;罗?#36182;?#30340;朋友。证据是……”

                                “不用回答没问你事。”神绮打断他的话。

                                证据摆在眼前,屋子里的防御术式和人偶没有攻击这个?#27515;唷?#32780;房间里的整洁似乎也预示着他只是个客人而非入室窃贼——但这话不能让他说出来,因为神绮想知道的信息还不止于此。

                                “既然是小爱的朋友,那么相互间一定有所了解吧?说说看,你是怎么看待小爱的。”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趴在地上的莫茗倍感无语——但也算有所察觉,眼前这个侧马尾可能不是爱丽丝的?#33125;耍?#36825;就更得把话?#30331;?#20102;……前提是,不能把她惹火。

                                “你说小爱啊,”顺杆?#36182;?#33707;茗沿用了神?#37096;?#20013;的昵称,“非常聪明、并且心思细腻,和我认识的长生种大多不同,非常独特的一个女孩。”

                                ?#20843;?#38382;你这个?#32781;俊?p>“那是在问什么?”

                                神绮随手拍了?#32435;?#21518;并未整理好的被褥。

                                “你,在这个床上睡过了吧?”

                                “是的,但这不是爱丽丝的卧室,这里有很多房间……呃——”

                                莫茗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快?#35805;?#36827;地板里了。

                                “我说过?#28784;?#35828;谎了吧?”这正是不能让这个人站起来的原因。

                                “抱歉,这里的确是小爱的房间,是因为……”

                                “我没有问你原因。”神绮再?#26410;?#26029;莫茗的话。

                                虽然自己的确很想知道为什么小爱会让他睡在自己的房间,但此问很可能会引出不必要的解释。

                                在问出自己想要的情报之前,不能让一切显得合理。

                                “老实?#25285;?#20320;是怎么看待小爱的——异性的意义上。”

                                “我……”

                                “别说什么纯洁的友情,或许长生种会有,但你是被愚蠢的激素与?#21861;?#33945;驱动着的?#27515;啵?#25105;现在问的不是别?#32781;?#26159;你本人的立场。”

                                ?#21834;?p>神绮罕见地停下了施力,等着莫茗开口。

                                或许应该给他时间思考下,催促会起到反效果。

                                莫茗的声音冷静下来,缓缓开口道。

                                “爱丽丝是个很可爱的女孩,真性情、不做作……能认识她我很荣幸,被当做朋友我很开心。”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不是幻想乡的?#26519;?#20316;为外来?#32781;?#25105;需要结识?#24515;?#21147;的温和派来扩大我的交际圈和行动?#27573;А?#24403;然,这是只最初的目的。”

                                “你在利用小爱?”

                                “说了是最初了吧,”莫茗的声音包含着不?#22836;常?#27605;竟在被胁迫的状态下吐露心声实在窝火,“她有事找我帮忙、我不可能会拒绝啊,且不说我原本就在找机会结识村外的非人种族,正常的男人不可能会拒绝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的请求吧?”

                                “哦,总算问到点有用的?#32781;?#20320;承认她很漂亮吧?”

                                “这难道还能有人提出异议吗?#24656;灰?#19981;是瞎子都知道吧!”

                                对于莫茗理直气壮的反?#25285;?#31070;?#24425;?#20998;受用,点了点头。

                                “既然如?#32781;灰?#20320;大声说出『爱丽丝世界第一可爱』,我就放你起来。”

                                “我拒绝。”

                                “怎么?”神绮皱眉。

                                “?#35789;?#25105;真的这么认为,这种情况下你让我说出这句话,对她和对我而言都是十分失礼的。”

                                神绮点头,算是接受了这种说法。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小爱会让你睡在她的房间里呢?”

                                终于问到了这个问题。

                                “因为我被卷进了麻烦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不知道哪里的神明用不知道什么样的手?#25105;?#19981;清楚什么样的动机而杀掉,”莫茗有气无力地说出一长串费解的话,“为了我的生命安全考虑,不惜让我暂时住进来的。”

                                神绮因为其中出现的『神明』两字挑了挑眉。

                                随即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38712;?#26469;真的是小爱的朋友,可真是误会?#32781;?#36824;以为是不知?#35272;?#33258;哪里的蟊贼呢,抱歉抱歉,没受伤吧?”

                                压力徒然消失,莫茗从地上爬起来,在墙边靠坐着,揉着自己仿佛要碎掉的肩膀,懒得说话。

                                在莫茗没有注意到的角度,室内摆放着的人偶抬起着的脑袋忽然垂了下去——接下来的话没有必要给小爱听到?#32781;?#31070;绮这么想着。

                                “我呢,也算是小爱的长辈?#32781;?#27492;番前来没有事先通知,所以她大概完全没有?#24613;浮?#35828;起来,以小爱的眼光,她所挑选的朋友、应该是不会做出?#30422;?#24594;」这种事的吧?要是我们今天的误会给你和小爱的友谊带来什么不愉快,我可是会很自责的呢。”

                                “哦,爱丽丝之前的确提起过她有这么一个前辈。”

                                “嗯?#20811;?#26159;怎么说的?”神绮坐在床边的身体微微前倾,似乎很有兴趣。

                                ?#21834;?#31934;明、不拘小节』,”莫茗叹了口气,“往好的方面理解是达权通变,往?#36947;?#35299;大概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啊啦,真是调皮的孩子呢。”神绮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并没有在夸你。”

                                “你说了什么不重要。”

                                “可刚才这出、不觉得很过分吗?不是窃匪这点不难看出吧?你可是爱丽丝的长辈啊,这么对待她的朋友,我要是小心眼些,记个仇、心怀芥蒂你怎么办?”

                                神绮认真地想了下。

                                “对?#40644;穡?#25105;已经不知?#34013;?#20037;没有站在?#27515;?#30340;立场想过问题?#32781;?#21487;能的确忽视了你的心情,”稍微收敛微笑,郑重道,“小爱承蒙你的关照了。”

                                “互相关照罢?#32781;?#25105;也给她添了很多麻烦。”

                                “比如现在?”

                                “是啊,这次她算是帮大忙了——虽然事情还没解决。”

                                “听你刚才的说法,是中了『诅咒』吗?”

                                “似乎是叫做『预言』的术?#20581;!?p>“其实没差?#32781;?#20180;细想想你得罪过什么人吧。”

                                “应该是神明吧?预言里说的是神明……”

                                “你搞错?#32781;?#39044;言一旦产生,必将不打折扣的实现,换句话?#25285;?#20320;被神明杀死已经是无法避免的情况,已经无关紧要了。我所说的得罪?#32781;?#26159;指你的哪?#24576;鵂一?#36825;?#20174;?#38386;情来为你坐实这份『言灵』?毕竟所?#30342;ぱ裕?#19981;去主动观测、是不会有注定的轨迹的。”

                                “还有这种事?”莫茗目瞪口呆。

                                “会主动?#38405;?#30340;性命?#34892;?#36259;并进行观测、在无数种可能性中发现你被神明杀死的未来并将其『预言』出来的?#32781;?#36825;才是你需要找到的根结。”

                                ?#21834;?#36825;种事也能做到吗?到底是哪路神仙……”

                                “这种?#24405;词?#26159;神明也很难做到……老实?#25285;?#36830;我也不?#23567;?#34429;然我本人能轻易毁掉一个星球,但却无法在一个夸克的表面写下?#40644;?#23567;说。后者并非是凭借力量就能办到的——这?#20013;问?#30340;『预言?#28784;?#26159;一样,没有经天纬地的才学、连神明也无法可想。”

                                “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恐怖的存在……”莫茗心中迅速锁定了某个永远亭的医师嫌疑人又或者是某个隙间妖怪,自己最近好像没招惹她?#21069;桑?p>“你心中有数就好。”

                                “哪里是有数就好这么轻描淡写的事啊!死了可就全完?#32781; ?p>“所以就待在这里吧,小爱会好好保护你的。”

                                幻想乡这地界,神绮并非第一次知道,早在几年前、小爱定居这里时就做过了详细的调查。

                                这里不是被外界?#27515;?#24120;识所束缚之地,而所谓的?#32597;?#25252;』,甚至也包含了把他从?#33268;?#27583;里拉回来的意味。

                                但这也得建立在小爱与他的感情真能达到那份田地的基础上。

                                若足够,则小爱自会去那么做,若不能,则他死就死了、又有什么关系。

                                小爱并没有和?#27515;?#20132;往的经验,恐怕很轻易就会推心置腹,被?#27515;?#29992;了也不自知——只是刚才的一番审问的对话、这?#19968;?#24182;没有露出什么破绽,让小爱听到也就没啥大用了。

                                但无论再怎么?#24405;?#20174;权,会让异性朋友睡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神绮并不相信这个?#27515;?#21482;是小爱的普通朋友——无论如何,隐约是包含了『如果是他就没关系』这样的感情在其?#23567;?p>总而言之,没有任何自己出手的必要。况且所谓不渝真心、多半是在生死关头才会缔结的,总得经历些磨炼才?#23567;?p>如此说来,刚才的逼供或许可以做得更彻底一些——直截了当地问清此人对小爱的心意?但权衡下来、最终还是没有鲁莽,毕竟自己对两人的事并不清楚。这种事自己并不擅长、还是交给小爱自?#21495;?#26029;更好,做些多余的事、说不定反遭埋怨。

                                “我有个问题,”莫茗提问,“为什么爱丽丝设下的防御术式?#38405;?#27809;有作用?”

                                神绮闻言笑道:“它们为什么不攻击你,就为什么不攻击我。”

                                “是?#30340;?#20063;被当做客人对待了吗?”原来不是术?#35762;黄?#20316;用,莫茗心中放松了些,“如果你打算找她、现在应该是在红魔馆地下的大图书馆那里查阅资料。”

                                “哦?竟然是红魔馆吗?”神绮吃了一惊,“竟然在来时的路上错过?#32781;?#25105;的小爱雷达竟?#28784;?#26377;失灵的一天……”似乎倍受打击。

                                但心中却另有所想。

                                从她踏入房屋的第一刻起,小爱就应该感知到了自己的到来——但直?#36739;?#22312;,这孩子也没出现。或许是在忙,又或许是不好意思吧,这么想来,这个男人还真是碍事。

                                但自己也并非不解风情,暂时先离开比较好。关于这个男人的具体信息还得再调查一下,看看此人、究竟何德?#25991;堋?p>这么想着,神绮忽然自房间中原地消失无踪。

                                只留下莫茗坐在墙角皱着眉头。

                                “空间魔法?这?#19968;?#21040;底是什么?#32781;俊?p>“不,应该不是,?#27515;?#21543;……”

                                不禁陷入?#20102;肌?p>—————————

                                ———本章完———

                                —————————

                                最近有不少人问我这本书还更新不,这里统一答复下:

                                工作很忙,真正意义上的“只是活着就用尽全力了”。其他方面也不顺利,有些焦头烂额。

                                但绝不会断更,更不会太监。

                                ?#28784;?#25105;还没死(真正意味),这本书一定会更新下去,直至正常完结。

                                毕竟十足?#34892;?#36259;的东西,人生中总得?#24515;?#20040;一个两个,能让生活变得多彩吧。对我而?#35029;?#24212;该就是写这篇小说了。

                                ps:打算建立一个单独的分卷用来放置书友们写的番外篇章节,如果有好的脑洞或灵感可以把文章私聊发我


                                本?#23621;?#21517;变为  www.psrq.icu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20174;?#20197;处理。











                                北京十一选五机选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