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1. 返回: 幻想乡的琐碎日常

                                FLAG.6 一起前往幻想乡吧

                                  

                                【注:本书后续出场的个别角色可能将与一设明显偏离甚至相悖(简单来说就是放飞自我)。】

                                【执着于一设的读者可自行考虑是否要继续阅读。锅巴会尽量让故事的发生在书中显得合理、却不会在某些细节是否符?#26174;?#20316;的话题上多作解释,设定上抬杠只会让双方逐渐消磨自己的热情,?#19981;?#36825;本书的话,请尽量把注意力放在故事本身上吧。】

                                ——————————

                                月都背面、无生机的贫瘠之地。高空之上、屹立着一位神灵。

                                一?#26041;?#33394;长卷发披肩洒下,身后的紫色灵气如羽翼般展开,无姓无名的神灵表情安详地眺望远方。

                                纯狐,是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神祇。所谓神灵也好、仙灵也罢,凭借着长久地修行拥有了足以与神明匹敌的强大力量——只是支撑她一路走来的,并非求仙问道之心,而是刻骨的仇恨。

                                在得知嫦娥身处夜之原的一千多年来,曾数次对月之都发起过攻势。

                                月都的法阵皆出自月之贤者八意永琳的手笔,是有着千般变化防御结界,纯狐曾数次?#40644;啤?#21364;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就差一点了,?#28784;?#20877;强一?#24726;?#23601;可以?#40644;屏耍?#37027;个该死的女人,就在这结界之中!

                                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变强、重新再来。

                                所在意的唯有一点、月都的神明为何不与自己正面交锋?在小看自己吗、哪怕守护着月都的结界一次次千疮百孔?

                                千年来纯狐不断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直至今日,终于发?#33267;恕?#26376;都之王月夜见,早?#38597;?#19979;夜之原、消失了。也正因此,月之都对于任何来犯之?#23567;?#37117;更倾向于防守,而自己这样的强?#23567;?#26356;是不可能去正面接下。

                                呵……对于收留了嫦娥的月之都,长久来可是被纯狐寄托了相当一部分的仇恨的,如今还能否回忆起仇人嫦娥的样貌或许只?#20889;?#29392;自己心里知道,但面?#38405;?#24471;内部空虚的月都,没有不攻进去的?#35272;懟?p>月之贤者啊,你的智谋的确令人望而生畏,但、终究要结束了。不愿或是不?#21152;?#20146;自出手,以为仅依靠这陈旧的法阵就能一次次地永?#37117;?#23432;住月都吗?现在,我已不是当年的那个纯狐,而你们、也将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这一次,她没有前往?#34385;?#30340;背面,没有?#32610;?#27861;阵或试探性地进攻与破坏,只是静静地腾空在?#34385;?#30340;另一端、荒无?#25628;?#30340;静海之上。

                                纯狐——纯化程度的能力。事物在未命名之时所具备的最纯粹的能量,如今的纯狐已将其发?#25317;?#20102;极致,如果说、站在顶点的神明们拥有着创世的能力,那么作为仙灵的纯狐如今所拥有的纯化之力——剥夺掉被「名」所束缚的?#21448;剩?#37027;已近乎于某种、能够创造神明的力量。

                                她本人的存在,如今就是一种威慑——如果月之都仍旧用那「不理睬」的方?#35282;?#34065;对待,那此番必定……

                                纯狐微微抬头,看向不远的前方。

                                时间与空间的扭曲、一个?#21543;?#21448;似乎有点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的面前。

                                纯狐笑了起来。

                                ……

                                ……

                                对?#27515;?#32780;言?#34385;?#27704;远是寂静无声的。但对月之民而言并非如此,而对掌握着规则力量的神明则更不必说。

                                纯狐对着面前地虚?#36134;?#36947;。

                                “我感觉得出……你的力量很强大,虽然作为的神明纯度不足、但的确够格做我的对手。”

                                来人现出身姿,黑色的长发坠于脚下,并?#24187;?#20142;的光芒映出了她的容貌,白衣绯绔、手持长弓。

                                与满月相对地、距两人遥远地天边正是『满地』的蔚蓝之色。

                                “你就是月之贤者吗?”

                                “为什么、会这么问呢?”似乎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夜之原的主人已然不再,如今除了月之贤者、还有谁够资格站在我的面前?”

                                “这并不是有没有资格的问题,驱虎吞狼、听说过吗?”

                                ?#21834;?#20320;究竟是……”纯狐似乎也有点糊涂了。

                                “和你的仇敌一样,我也被关押在月之都,”女?#26377;?#20102;笑,“还有比让罪人与敌人之间互相厮杀更好的主意吗?”

                                ?#26263;?#31561;……”因为仔细打量着对方的面孔,久违的记忆终于苏醒、虽然并未真正见过面貌,但在纯狐尚为妖怪之?#26412;?#26366;在祭祀的画卷上、在浮雕上见到过,“你是……天照?!”

                                精神在一瞬间?#20004;?#22320;,但却没遭受?#30342;?#26399;地骤然攻击。

                                女子叹了口气:“你觉得、这可能吗?”

                                “哈,想来也是……月之都什么时候有能耐把天?#23637;?#25276;为罪人了。”

                                纯狐放松了精神,却看见对方忽然取出了一支箭矢,搭在了弓弦上。

                                ?#20658;佟!?p>“喂喂、给我等下,你该不会觉得……”

                                “兵。”

                                看到对方的动作,还在口中念着意味?#24187;?#30340;词语,纯狐觉得自己受到?#23435;?#36785;。

                                “斗。”

                                “这难道不是神明层次的战斗吗?你究竟在做什么?”

                                神明之间是不能轻易动手的,尤其是物理层面的交手、会轻易将周边事物毁灭殆尽。

                                “者。”

                                ?#32610;?#24339;搭箭?哪怕你真有射日的神威、但也不该是这样出手吧?还是说、在虚张声势?”

                                “皆。”

                                “看样子、是真的不把我放在眼里啊……”纯狐叹了口气。

                                ?#32610;蟆!?p>?#20843;淙坏?#20063;不是因为怕你……”

                                ?#20658;小!?p>?#26263;?#20320;真的让我很火大啊!”

                                纯狐骤然出手,但就在同一瞬间,对面的女子松开了弓弦。

                                想要躲避,但空气变得凝滞,用尽了自己的最快速度、身形却无法挪动分毫,而那支离弦的箭、在须臾间就已飞至她身前。

                                箭矢已注定无法躲开,但这不过是自己一时大意罢了。

                                『的确是神明的手段、却依然是无聊的把戏。』纯狐这么想着。

                                纯化——『箭矢的材质』。

                                纯化——『大气的组成与密度』。

                                纯化——『箭矢的飞行矢量』。

                                在这刹那须臾之间,箭矢与她身前相隔的几公分距离发生了变化。

                                这段距离中,已不再是原本概念上的稀薄大气、这箭矢,也已不再是原本高速飞行着的箭?#28014;?p>猝不及防地攻击,轻易就被化解了。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噗——”

                                无法传达声音的月面上,纯狐清晰地听到了自己血肉?#27627;?#30340;声音——箭矢普通地贯穿了左肩的骨肉,纯狐普通地飞了出去。

                                ……

                                ……

                                身体摆成大字、有点自暴自弃地躺在地上,纯狐?#34892;?#24819;?#24187;?#30333;。

                                女子亦从不远处走近,并没有追击的意思。

                                纯狐微微抬起头?#34892;?#33392;难地看清了来人,眨了眨眼睛,想了半天,又躺回地上。

                                终于开口说道:“你赖皮。”

                                女子再次歪着头,似乎无法理解。

                                “你少念了两个字。”

                                ?#20843;?#21482;是随便?#24213;?#29609;的。”

                                纯狐在准备全力进攻的那一刻疏忽了防守,?#28784;?#37027;一瞬间她认为对方尚不会射出箭?#28014;?p>“呵,好算计——确定了,你就是月之贤者。”

                                女子再?#25105;?#20102;摇头:“不是的。”

                                “你究竟是谁啊?”对方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这样根本诈不出身份。

                                想了半晌,终于回答道:“?#28909;?#20320;诚?#26576;?#24847;地发问了,那私就大发慈悲地……告诉?#24726;俊?#30053;微迷糊的姿态、似乎连自己该说什么都不确定。

                                这番?#36335;?#25103;谑的说法似乎终于惹怒了纯狐。

                                单手将肩头的箭矢拔出,缓缓地站了起来。

                                纯狐重?#32511;?#31354;而起,身后紫色的羽翼满开,?#36335;?#19981;久前被击落的狼狈一幕从未发生一般。

                                ?#20843;?#28982;还是没理解发生了什么,但你浪费?#23435;?#19968;一次杀死我的机会。”纯狐俯视着月面上站立的女子。

                                凌乱的黑发随意地?#26174;?#22320;上、让人不禁感觉到有点?#19978;В?#40657;发女子微微抬头看着纯狐,不发一语。

                                激怒!

                                ?#32842;?#26159;最大的轻蔑,月之贤者如是、如今之人亦如是!

                                纯狐闭上双眼,微微侧身。

                                抬起右手,掌中发出微微光芒。

                                女子不闪不避,被光芒击中了。

                                并不是躲过了,而是被无效化了。

                                女?#29992;?#19978;依旧是那副无法理解的疑惑表情,歪了歪头看向纯狐。

                                “你、在做什么?”

                                “你……”

                                “你真的是肩负着仇恨而来的吗?还是说、也就这种程度而已?”

                                “你做了什么?”

                                ?#24052;?#29289;生生相克。”

                                “你是想说,自己只是恰好比我强、这种傲慢的话吗?”

                                女子摇了摇头。

                                ?#21834;?#32431;化』的能力,事物在未命名时的纯粹的力量,纯狐、你是真正意义上可以匹敌神明的强敌,?#34987;?#32531;地向前走着,凌乱地头发开始在身后的地面上拖行,?#26263;?#21487;笑的是、这样的能力却被?#27515;?#30340;『阴阳术』所克制。”

                                “你说……阴阳术?那种蹩脚的东西?”

                                “没错,阴阳术式的核心?#27425;?#21650;』,以『名』的?#38382;?#25152;施加的『束缚』,是其根本。你那凭借『无名』的本源所得的混沌力量、于阴阳术而言,正是相生相克的宿?#23567;!?p>?#21834;?p>“许正是所谓的天道轮回吧。位于最底层的短命种、?#27515;?#25152;创造的这种法术作为武器,却经常连妖怪都无法匹?#23567;?#22914;今、却能被用来对抗神灵。”

                                ?#21834;?p>“那么,”女子走到了腾空而起的纯狐身边,抬头仰望着她,张开双臂,“被仇恨驱使的纯狐,使出你最强的攻击手段吧、让私?#32431;?#20320;的极限——”

                                话音未落,一道光芒闪过,凝聚着世间最纯粹的杀意与狂气的攻击贯穿了女子的身体。

                                有什么东西、『咔嚓』地断裂了。

                                随即而来的,是?#33268;?#21040;整个月面的神明之力。

                                纯狐落回地面,从地上拾取了那个断成两截的、被雕刻成天照样貌的人偶。

                                就在人偶断裂的一瞬间、纯狐似乎听到了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只说了一句——谢谢。

                                “这个是……式神?”纯狐看着手里的人偶,喃喃道,“这种程度的式神?开什么玩笑!”

                                ……

                                ……

                                月之都。

                                对刚刚发生在月面之事一无所知的月之民们、过着一如既往的安稳生活。

                                唯有绵?#38470;?#22969;正严阵以待着。

                                绵月丰姬坐在城墙之上、双腿前后摆着,神色轻松地吃着一只桃子。

                                绵月依姬则单手握着剑柄,表情凝重地来回踱着步。

                                忽然,依姬停下了脚步。

                                她看着地面、?#36335;?#33258;言自语地说道:“不应该放那个罪人出去的。”

                                “放心吧,神久夜姐是很强的。”姐姐丰姬轻描淡写地声音。

                                “怎么可能是在担心她啊?”绵月依姬使劲地将拄在地上的剑顿了又顿、发出铛铛地声响,?#20843;?#20102;或者跑了都会很麻烦的吧?姐姐你为什么会同意放那个罪人出去啊!”

                                ?#23433;灰?#32618;人罪?#35828;?#35828;啦,”绵月丰姬啃完最后一口果肉,将桃核装进口袋,?#21543;?#20037;夜姐好歹也是有月读尊大人的记忆的哦,又多亏她的配合,我们千年来的管理压力小了很多呢。”

                                “不过是个人偶而已,私不可能会承认她和月夜见大人有什么关?#25285; ?#32501;月依姬不?#22836;?#22320;声音瞬间提高,“都?#36136;?#29238;大人的什么命令,要是可以迎击来犯之?#23567;?#21738;会沦落到这么?#27426;?#30340;田地?”

                                “依姬,”绵月丰姬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师父大人自有她的考虑,如果事?#34385;?#33258;迎击,月之都最高层的力量会被敌人轻?#32043;?#30693;的、哪怕当下不是我们的对手,一旦?#27426;?#23519;虚?#25285;?#23601;只能坐以待毙了。”

                                “那也不该让那个罪人过去迎击吧?她……区区一个人偶而已,怎么可能打得过……”

                                “依姬,你应该清楚的吧,神久夜姐的身上原本就有月夜见大人所施下的神格烙印,如果大人真的永远不再回来、或早或晚,那你口中的那个罪人、人偶,将会代替大人,真正成为的……”

                                “姐?#24726;?#24744;知道自己在说什……”

                                “依姬,她回来了。”

                                绵月依姬也停止了争论,顺着丰姬的目光,望向了原处的月?#36739;?#19978;。

                                身形狼狈的女?#21448;?#30528;长弓,?#24590;怎?#36292;地向这边走来。

                                转换了里之月与表之月的连接,开启月都结界,绵月丰姬将神色萎靡的神久夜接进了月都。

                                ?#21543;?#20037;夜?#24726;?#21457;生了什么事?”绵月丰姬又取出个桃子,啃了一口问道。

                                “没什么、那个纯狐,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来了。”

                                “你知道自己的立场吗?!你……”绵月依姬走上来、正打算例行地一套说教,却发现眼前的女子身上的异状。

                                这副灵体的姿态,预示着眼前之人已经……

                                “抱歉,私因为疏忽大意、让月夜见所雕刻之本体被击碎,如今已无力回天了。”

                                “啊……”绵月依姬忽然感觉喉咙发堵,一时间竟说不出话。

                                看着依姬的表情,神久夜常年没有波动的淡漠神色有了变化,忽然站露出一个微笑,?#24213;牛骸?#35874;?#33618;悖?#20381;姬。”

                                “你……在说什么……还没完呢!”绵月依姬不知为何忽然用袖子擦了擦眼睛,解下长剑横握在身前,“?#28909;?#26159;灵体的话、附上神物就不会消散,你……将就下,这把剑再怎么说……”

                                “依姬,够了!”身旁的绵月丰姬忽然出声打断。

                                未?#35753;?#26376;依姬露出不解的神色,神久夜伸出已化为灵体的手掌,摸了摸依姬的脑袋。

                                “依姬,让我走吧。”

                                ?#21834;灰 ?p>“作为给予生命的回报,私已经遵守了诺言。”

                                ?#23433;灰?#31169;……除了偶尔苛责两句,也……也没为难神久夜姐你吧??#36864;恪⒕退?#25105;哪里做的不好……”

                                ?#23433;?#19981;是这种层面上的,依姬,”神久?#39592;?#31505;着,“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不是的!你绝对在记恨私!私全都知道!”

                                “依姬,你的?#24895;?#22826;认真了……正因如此,你将私与月夜见的差异郑重其事地看待,在你眼?#23567;?#31169;就是『神久夜』,哪怕是所谓的罪人、人偶也好,却并不是『月夜见的替代品』。所?#34892;?#20320;的,唯有这点而已。”

                                ?#21834;?#31070;久夜姐。”

                                “谢?#33618;悖?#35753;我安心地走吧,”神久夜笑着,“在这里,私已经没有什?#27425;?#20102;心愿了。”

                                “依姬,丰姬,愿你?#21069;?#28982;成长。终有一日,定能独当?#24187;?#30340;。”

                                灵体化作光芒四散,唯有?#21069;?#26366;经被月夜见带回月都的弓,掉落在?#35828;?#19978;。

                                绵月依姬在原地站了许久。

                                回过神后,她看到丰姬姐姐依旧坐在城墙那里,只是手里并未像往常那样握着桃子。

                                “丰姬?#24726;?#20320;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还让她去的吗?”

                                ?#21543;?#20037;夜姐完成了与月读尊的约定,她不欠我们什么。”

                                “可是,私以前那么凶她……”

                                “你知道吗,她刚刚?#34892;?#20102;你。”

                                “可是……”

                                “却没有?#34892;?#25105;呢。”

                                ?#21834;?p>?#21834;?#26376;夜见大人的替代品』……吗?”绵月丰姬发出苦笑,“看起来……该反思的不是?#24726;?#32780;是私呢。”

                                ……

                                ……

                                纯狐并未离去。

                                她在原地坐了下来,?#36335;?#22312;等着什么。

                                等了许久,终于出现。

                                不稳定地灵体?#36335;?#22312;下?#24187;?#23601;会飘散?#24726;?#22899;子的身形再次出现。

                                ?#20843;健?#21517;为神久夜。”

                                “哦,终于?#32454;?#35785;名字了吗?”纯狐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地灰……很随意地样子,似乎完全不像是一个仙灵应有的做派。

                                “你的仇?#23567;?#24189;禁在月之都的女神嫦娥,如今还能否记得她的样貌?”

                                “要你管?话说,月都这么?#19981;?#22234;禁罪人的吗?你这种程度的神明也被当做罪人囚禁起来了、看样子不像是吃了蓬莱之药?”

                                “嫦娥却也并非是第一个因服下蓬莱之药而被处罚的神明。”

                                “这?#36136;虑?#24590;样?#24049;茫?#26159;没太大兴趣啦。”纯狐老实交代。

                                “看你似乎的态度、似乎并不执着于复仇,千年来为什么会对月都念念不忘呢?”

                                ?#23433;?#38750;不执著、只是不那么急迫而已。我的孩子……被杀死了。但其实仇也早报过了、那个?#27515;啵?#21315;年前就被我手刃了,只不过,总要找些理由,才能在这世上存活下去。”

                                “所以就是嫦娥?”

                                “仇恨是非常持久的感情,足以凌驾于其他任何感情之上、经久不衰。”

                                “很巧,私和你抱有同样的目的。”

                                “你也要复仇吗?向谁?”

                                “月都之王月夜见、月之贤者八意永琳。”

                                “呵,不小的来头呢,说起来这个八意永琳、只用阵法就把我逼得无计可施,至今为止本人都未出面过呢……”

                                “可能事实更打击?#24726;?#26089;在千年前、她就与月夜见一同离开了、这阵法……只是她留下来的工事之一而已。”

                                ?#21834;?#21453;倒更加想要会一会了,不过在那之前,”纯狐看向神久夜,“你究竟是谁?#20811;?#25105;孤陋?#30416;牛?#27809;听过名为神久夜的神明。”

                                “月夜见消失近千年,你直至最近才有所察觉——如你所见,私就是那个被她创造出、用来支撑着月都的冒牌货。”

                                ?#21834;?#36825;样一来就明白了,”纯狐以拳击掌,“我确实想要会会这个八意永琳,看样子你来找我应该有所打算吧?”

                                神久夜点?#35828;?#22836;:“月都这里来日方长,若将来某天你要攻打、以私的建议,最好?#32610;?#19968;个盟友。”

                                “呵,我可不需要盟友。”

                                ?#23433;?#38750;如此,若你丧命阵前、有个人收尸也是好的,若终于大仇得报,有个人分享喜悦也是好的,若真的孤身一人,你会变得?#36864;?#19968;样,对去死这件事变得麻木了呢。”

                                “老?#21040;?#29616;在就?#34892;?#39044;兆了,只不过、有资格做我盟友的人可不多,”纯狐打量着神久夜,“说起来,你好漂亮啊……”

                                ?#20843;?#30340;性命朝不保夕,将来自有人适合与你结?#24661;!?p>“?#25671;?#20320;这样还能活到报仇么?可能明天都撑不到吧、需要我的能力帮你一把么?”

                                神久夜摇头:?#20843;?#20129;只是解脱、何况,将死之人,反而能激起?#27515;?#30340;保护欲呢,这也是可以利用的地方。”

                                ?#20843;?#20320;便吧、话说,反正你马上就要挂了,快点告诉我月之贤者的下落,别突然就这么死掉了……”

                                “在那之前,?#20132;?#35201;告诉你反制阴阳术的方法,以现在的你而言,是没有丝毫胜算的。”

                                ?#32610;?#40635;烦啊,”纯狐不禁感慨,“不过,听起来蛮有趣的。”

                                “然后,一起前往幻想乡吧。”


                                本站域名变为  www.psrq.icu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32431;矗?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20174;?#20197;处理。











                                北京十一选五机选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div>
                                                              
                                                              
                                                              <big id="3zzxb"></big>
                                                              <em id="3zzxb"><ol id="3zzxb"></ol></em>

                                                              <em id="3zzxb"><ol id="3zzxb"><mark id="3zzxb"></mark></ol></em><dl id="3zzxb"><menu id="3zzxb"></menu></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tr></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ter id="3zzxb"></meter></sup>
                                                                            <em id="3zzxb"></em><div id="3zzxb"><ol id="3zzxb"><object id="3zzxb"></object></ol></div>

                                                                              <dl id="3zzxb"></dl>
                                                                              <dl id="3zzxb"></dl>
                                                                              <em id="3zzxb"></em>

                                                                              <div id="3zzxb"></div>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

                                                                                      <sup id="3zzxb"><menu id="3zzxb"></menu></sup>

                                                                                      <div id="3zzxb"><tr id="3zzxb"></tr></div><dl id="3zzxb"></dl>